洋河、劲酒两大巨头先后收购茅台镇酒厂,瓜分千亿“酱酒蛋糕”有何逻辑?

行业研究
酒业家团队   阅读量:7649  •  2018-05-15   原创
洋河、劲酒两大巨头入局,酱酒市场波澜再起。



文丨酒业家记者 刘銮奎

继上一轮“黄金十年”中吸引了众多资本入局以来,即将突破千亿的“酱酒蛋糕”如今再次引来众多的“瓜分者”。

5月7日,在洋河股份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洋河董事长王耀透露,洋河在2016年收购贵州贵酒的基础上,又在2017年收购了厚工坊迎宾酒业,两公司整合后,已实现了制曲、酿造、包装的全覆盖,预计每年可实现酱香产能5千吨左右,实现了对酱香型产品的初步布局。

天士力入主国台,湖北宜化入股金沙,这是资本布局酱酒鲜有的成功案例,但同时,娃哈哈、海航资本却在酱酒市场相继折戟。新一轮的资本入局将如何影响酱酒市场,在新一轮的酒业竞争中,资本该如何成功解锁酱酒?

茅台酒文化学者,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副秘书长周山荣表示:“酱酒需要接受资本的洗礼。”他认为,目前尚无酱酒能够在不依靠资本的情况下做强做大,而此前资本+酱酒成功案例能提供借鉴的地方在于:资本方要按套路出牌,有耐心,酒厂需要有底气,不能着急。“娃哈哈、海航的教训警醒资本们,想赚快钱别做酱酒。”周山荣说道。

洋河、劲酒两大巨头入局,酱酒市场波澜再起

周山荣对酒业家记者表示,资本的注入,无疑会对茅台镇的酱香酒企业起到助推发展的作用,但最终成败与否一方面取决于这些酱香酒企业自身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取决于资本助推的方式。

5月7日,在洋河股份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洋河董事长王耀表示,洋河在2016年收购贵州贵酒的基础上,又在2017年收购了厚工坊迎宾酒业,两公司整合后,已实现了制曲、酿造、包装的全覆盖,预计每年可实现酱香产能5千吨左右,实现了对酱香型产品的初步布局。

一则简单的新闻再次引发了行业人士对于酱酒的关注。事实上,今年以来,外省酒企布局酱酒的事件已不鲜见:

4月底,洋河在年报中正式披露其在2017年完成了对贵州厚工坊酒业的收购。

3月19日,鄂酒巨头白云边经销商大会上,董事长梅林透露,2018年白云边要开始酿造拥有自身特色的酱香酒。

再往前的2月26日,贵州省白酒发展圆桌会议上,劲牌董事长吴少勋在会上全面阐述了劲酒的“酱香酒”理念。吴少勋表示,劲牌做酱香原酒,是企业品牌发展的需要,是茅台镇得天独厚的优势吸引,并承诺将恪守匠心,精益求精,努力做好酱香原酒质量和存量。同时,据吴少勋透露,劲牌在茅台镇的酒业第三期建设规划已经在进行中。

2017年11月,劲酒在茅台镇酒业挂牌仪式上,吴少勋介绍了劲酒在茅台镇一二期工程的情况,将实现年产量5000余吨,待到2019年第三期工程建设完毕,年产量将达到13000余吨。

自行业开始复苏以来,进军酱酒行业已经屡见不鲜。而真正为人所关注的是,在纷纷布局酱酒之后,谁会成为真正的酱酒“玩家”和“赢家”?

资本+酱酒=成功?

据2017年数据显示,酱香酒的销售额占到白酒行业的13%,而在利润方面则占到了35%,足可见酱香酒行业的高利润,另一方面,在茅台的引领下,目前酱香酒的消费群体正在扩容,且酱香酒是好酒的理念正被消费者所接受。

从酱香酒行业主流企业的的数据来看,自2017年开始,白酒市场已经出现了“酱香热”的趋势,且在不断升温。此前,酒业家曾发表文章茅台引领,酱酒市场将突破千亿,史上最全酱酒发展报告出炉!(值得收藏),有行业专家认为,“酱酒蛋糕”已经越做越大,未来几年,酱香酒的市场份额将突破千亿。

酱香酒行业的火爆,也再一次吸引了众多资本前来入局。

众所周知,酱香酒的高品质源于其独特的酿造工艺,且时间成本巨大,对资金的要求也非常之高。一方面体现在生产领域长时间的成本投入和品质积累需要大量资金,另一方面是市场端品牌打造和消费培育更需要长周期和大资金的投入。

资本+酱酒取得成功的案例有很多。2004年,天士力资本进军茅台镇,收购国台酒业,如今国台已经成为茅台镇第二大酱酒生产企业,近年来通过在品牌宣传方面的大力布局,已经坐稳了酱酒第二阵营领军者的宝座;2007年,湖北宜化收购贵州金沙酒业,“黑马金沙”从此名扬行业,虽然此后受到相关影响,但金沙仍保有发展的雄厚基础。

与成功相反,资本+酱酒“失败”的案例也不鲜见。2011年5月,海航资本入主贵州怀酒,并提出一系列战略规划,包括但不限于扩产能,拓市场;2013年9月,娃哈哈同样斥巨资布局酱酒,并推出产品“领酱国酒”。然而时至今日,火爆的酱酒市场已经没有了这两家资本的立足之地。

切分“酱酒蛋糕”,成功密码是什么?

一直以来,酱香酒都是资本市场上的“香饽饽”。自上一轮酒业“黄金十年”开始,便有众多资本纷纷进军酱酒行业。而随着白酒行业已经走出调整期,在“酱香热”的驱动下,又一批资本加速了进军酱酒行业的脚步。然而从上一轮资本入局的经验来看,并不能笃定资本+酱酒就一定可以取得成功。

周山荣说道:“酱酒需要接受资本的洗礼。”他认为,目前尚无酱酒能够在不依靠资本的情况下做强做大,而此前资本+酱酒成功案例能提供借鉴的地方在于:资本方要按套路出牌,有耐心,酒厂需要有底气,不能着急。“娃哈哈、海航的教训警醒资本们,想赚快钱别做酱酒。”周山荣说道。

“高毛利、高成长性的酱酒行业一直不缺资本进入。”著名酱酒专家权图表示,部分资本在酱酒行业没能取得成功的原因在于缺乏资本耐力,没有尊重酱酒产业的规律。

随着本轮行业调整的结束,酱香酒行业再次获得了众多资本的青睐。权图认为,具备产业丰富运作经验的大资本有望在酱酒行业取得成就,而仅看到酱酒行业巨大的财富效应,缺乏耐力的投机资本在酱酒领域最终只会是铩羽而归。

在权图看来,洋河、劲酒既具备品牌,又有渠道,有很大成功的希望。他表示,对于资本来说,进军酱酒行业需要掌握正宗酱酒的生产酿造技术和酱酒市场的运营技术两门核心技术,以及耐力、财力和人力三种能力,方可角逐酱酒市场。

广告

声明: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