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1988:伟大的开端,从计划到市场的跨越丨中国酒业激荡40年

行业研究
酒业家团队   阅读量:652  •  2018-05-20   原创
对于中国酒业而言,1978年-1988年是非常重要的十年,这是中国酒业市场化的伟大开端。



酒业家编者按:

2018年,改革开放进入40周年。这40年,改变了一个国家,也改变了一个行业。以“中国酒业·荣耀40年”为主题,2018年5月21日,首都北京,酒业家传媒将联合吴晓波频道等权威机构举办“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酒业改革开放40年功勋企业、功勋人物颁奖盛典暨重大成果展”,旨在将中国酒业40年来最辉煌的成果展现给世人,向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值此之际,酒业家传媒将联合吴晓波蓝狮子出版大型图书《中国酒业激荡40年》,全面梳理中国酒业40年变迁与发展历程。成败得失,回望荣光;总结过往,启迪未来。以时间轴和历史事件为线索,本书将分四部分呈现:一、伟大的开端:从“计划”到“市场”的跨越;二、阵痛与变革:两次危机看行业成长史;三、分化到发展:地产酒崛起和名酒战争;四、激情和调整:冰与火的淬炼让行业更健康。下文为第一部分的部分章节。

文丨华策营销策划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 李童

编辑丨彭伟

对于中国酒业而言,1978年-1988年是非常重要的十年,这是中国酒业市场化的伟大开端。因为中国酒业的快速发展是从这里开始的,乃至于中国酒业之后的蓬勃发展之根基是这十年所奠定的。可以说,如果没有1978年-1988年打下的基础,搭建的框架、建立的秩序,就不会有之后乃至今日的中国酒业的繁荣。

1978年-1988年是中国酒业非常特殊的十年,宏观上处于整个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时代背景下,微观上行业同时受到计划主导的名酒评选的造星运动和市场化试水的双重作用和影响。但就是在这样一个新与旧交替,计划与市场交织,坚守与开放交集的复杂形势下,中国酒业完成了引导和支撑行业长远发展的顶层设计。

01、繁荣与匠心的十年

第一次大繁荣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中国酒业发展掀开了崭新的篇章。但在计划经济体制下,酒类产业的发展速度还是比较缓慢的。资料显示,1949年中国白酒行业产量仅为10.80万吨,经过近三十年发展,到1978年仅达到143.74万吨。

行业的第一次大繁荣首先体现在行业产量的快速增长。到1988年,我国白酒行业总产量已达到468.54万吨,十年时间增长了3倍多,行业产量的增长得益于各大酒厂的产能扩建。

1984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决定拨出2亿元人民币,扩建发展全国十大名酒厂。同年,茅台酒扩建年产800吨指挥部组建完毕,茅台迎来第一个产能扩建高时段。1985年至1987年,茅台完成800吨/年扩建工程。五粮液酒厂于1986年进行第二次扩建,产量达到1万吨。在这期间汾酒也发展迅猛,在1985年即成为全国最大的名白酒生产基地,从1988年开始,连续多年位居白酒行业第一,是为“汾老大”。

行业的繁荣还体现在新品类的增加上,从最初的白酒、黄酒、葡萄酒三大品类,到后来的啤酒、露酒等品类,使得各大酒种都得到了发展。其中白酒发展最快,在原来清、酱、浓、米四大香型的基础上,其他香型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这一时期,白酒产量持续增长,新品类不断增加,中国酒业出现了第一次行业大繁荣。

以匠心专注品质

伴随着行业产能快速增长,行业对品质的要求也丝毫没有放松,不断提高产品品质成为整个行业的一致性追求,也正是这种对品质的高度专注,使得1978年-1988年这十年,中国酒业的产品品质实现了质的跨越。

首先,1949年-1978年整个行业的粗放式发展,为产品品质的提升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其次,在依然以计划为主导的时代背景下,市场意识和行为才刚刚萌芽,还是以生产和质量为导向,整个酒业关注的焦点依然在技术、质量和产量上等。第三,全国评酒会加速和推动了整个行业在产品品质上的比赶超氛围。

从参加评比的产品数量上看,在前两届全国评酒会,整个中国酒业包括白酒、黄酒、啤酒、葡萄酒等全部酒种,才有一百多个参评产品,但在第三届评酒会已达到300个参评产品。第四届更是出现了将白酒与其他酒类分时间与地点参评,到最后一届甚至出现了“两多(评委多、参评产品多),一少(获奖机会少)”的局面。虽然在参评门槛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参评产品数量还是出现了的爆发式增长。

从酿造技术手段上看,酿造技术在麸曲法白酒生产水平进一步提高,出现了清香型、酱香型等新的优质产品。同时,白酒液态法也在这段时间内逐渐发展成熟。“液态除杂、固态增香、固液结合”的新工艺,不断推广开来。酿造技术得到有效提高的同时,对于参与评酒的委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出现了一种先“酒考人”,再“人考酒”的评选模式。专业人员自身技术不断提高,带动了品质的不断提升,实现了良性带动和循环。从最初的、在大层面上按香型分类,到之后得益于气相色谱技术,在小的、酒体本身规定己酸乙酯含量指标等。酿造技术的诸多突破也为产品品质的提升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02、交集于伟大的时代

查阅史料不难发现,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酒业之所以能出现第一次大繁荣。与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是分不开的,也是“消费决定供给”这一经济规律的直接体现。

人口增长与群体扩容

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中国出现了两次生育高峰,使得中国人口出现快速增长。第一次是1950年,刚刚解放的新中国实行鼓励生育的政策。资料显示那时一个家庭四五个孩子很正常,人口增长率接近300%。第二次婴儿潮自1962年开始到三年自然灾害结束。这期间随着国民经济情况逐渐好转,补偿性生育来势很猛,十年时间全国共出生近2.6亿人。是我国历史上出生人口最多、对后来经济影响最大的主力婴儿潮。这两次生育高峰使得中国人口在1981年突破10亿,到1988年已经突破了11亿。庞大的口人数量,造就了中国酒业可观的消费群体。

从1950年开始计算,第一次生育高峰出生的人,到1978年也接近30岁。从1962年开始计算,第二次生育高峰出生的人,到1988年也接近30岁。这些生育高峰出生的人口,进入社会成为白酒消费的适龄人群,使得白酒消费人群得以成倍扩大。

与此同时,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社会物质相对匮乏,能够替代酒类消费的产品较少,酒类成为消费者日常生活、走情访友、节日送礼的主要选择。

工业发展与需求激增

中国工业在改革初期,是从“放权让利”和“增强企业活力”开始的,其对工业经济产生了显著的影响。

工业总产值从1978年的1558.6亿元增长到1988年的5820亿元,比建国初期10年的总和还多,二是非公有制经济(包含个体经济、私营经济、“三资”企业和其他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较快。从1978年的只有单一的公有制经济,到1987年非公有制经济的占比已经达到5.6%。

工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使得国内交流往来频繁,各种接待出现快速增长,对酒类需求也随之激增。

农业发展与粮食供给

粮食是决定行业能否发展壮大的基本物质基础和关键因素,农业发展状况直接影响着中国酒业的发展。

中国农业真正改变开始于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包产到户”,此后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的正式确定。促使农业生产有了长足发展,粮食生产实现连续丰收,白酒酿造有了粮食的充足保障。

在市场消费需求的快速增长下,又有了酿酒粮食的充足保障,产能扩大成为各个酒企的迫切需求。农业的发展、粮食的丰收,为白酒行业产能的扩张提供了充足的原料。 

产业政策与行业松绑

宏观经济制度的条件变迁,必然会引起行业政策的改变。1984年国家层面取消粮食、棉花的统购,改为合同定购。如此一来,国家定购之外的“市场”粮食供给,已经有充足的数量——这是减少国家定购数量价值之所在。因而食品、副业、酿酒等行业用粮进入双轨制。

同年国家不再对酒企调拨粮食,酒厂采用市场价采购粮食,酒税从60%降到30%,以弥补酒厂成本上升带来的损失。制约中国酒业发展的最关键性要素——传统刚性粮食供给计划就此得以解除。 

在1987年3月的“贵阳会议”上,确定了“四个转变”,即“高度酒向低度酒转变;蒸馏酒向酿造酒转变;粮食酒向果类酒转变;普通酒向优质酒转变”及“优质、低度、多品种”的方针,并开始全国推广。受贵阳会议“四个转变”及第五届国家评酒后效应的影响,白酒低度化的趋势逐步增强,低度白酒再度成为90年代关注焦点。

1988年7月28日,国家直接放开了名酒价格,各类名酒身价开始陡涨。此次调价幅度较大,有的国家级名酒从每500克数十元升至百元以上。本次价格的上调是产业政策和酒行业繁荣共同所致,也开启了以名酒提价,带动行业大发展了新时代。

为了规范行业发展,1981年国家颁发了国家标准“蒸馏酒及配制酒卫生标准(GB-2757-81)。随着酒业品类的不断增多,行业急需更多的标准,规范发展。轻工部于1988年9月组织商业部、国家技术监督、中国食协等单位,在辽宁省朝阳市召开了“酒类国家标准审定会”,通过了“浓香型白酒”等六个国家标准。

产业政策的不断松绑,推动着行业的繁荣发展。政策的调整与行业规范的不断完善,为行业快速发展进一步扫除了障碍。

03、贵族与平民的分化

在物质匮乏的1978-1988年,甚至更早的时间里。中国酒业呈现缓慢发展,主要是以生产决定消费,消费者的选择权较少,基本上没有选择权。酒类的消费市场也以各市、县为主,通过票制,进行计划配给。但是通过政府主办的全国评酒会,打破了这种惯性和平衡,使中国酒业第一次出现了“贵族”与“平民”的分化。

全国评酒会的造星运动

在第一届全国评酒会前,中国酒业一直延续着原有的发展路径。自成一派,也没有“贵贱”的层级划分,各家酒厂在各自的区域内,依靠自身产品特点和地缘优势,“自由平等”发展。直到1952年第一届全国评酒会,打破这种长期以来的宁静。

第一届全国评酒会在北京举办,由于历史条件所限,全国评酒会的准备工作和条件都较差,酿酒工业尚处于整顿恢复阶段,国家除接收少数官僚资本家的企业外,大多数酒类生产是私人经营的,能够参评数量受到极大的限制。酒类的生产由国家专卖局管理,没有进行系统的选拔、推荐酒的样品,这导致参评种类未能代表全国酒业的真实情况。在评选制度上也是简单粗放,评鉴是根据市场销售信誉结合化验分析结果,评议推荐的。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这届评酒会有着众多不完善之处,但是却产生了深远影响。名酒的产生对全国范围的酒厂和消费者引起了强大震动,促进了酒类产品市场销售声誉的大步提高和酒类产品在日常生活中的地位的提升。在酒企中不但树立了榜样,而且各地还掀起了学先进、赶先进的运动,中国酒业在内部分化自此开始。

分化的进一步强化

在评酒会的推动下,名酒在市场的声誉不断提高,产品销量也是随之猛增,行业热情不断高涨。全国酒厂纷纷参与到全国评酒会的评选活动中,这时期的名酒数量不断增加。

五粮液受惠于第二届评酒会,未按香型评分,使得其他香型得分较低而一举夺冠,五粮液自此开始崛起。到最后一届评酒会结束时,白酒在全国已经诞生了17种名酒,和一大批优质酒。也正是这种全国性名酒数量有限而显得更加珍贵。

获得名酒称号后的巨大效应,也使其获得了更多的发展资源,包括全国的销售市场、更多的消费者认可、和更多的资金扩建产能等。在酒厂、产能规模上不断超越非名酒企业,像茅台的800吨/年扩建和五粮液酒厂第二次1万吨扩建工程都在这一时期完成,两个群体之间的差距开始进一步拉大。

价值最终通过价格得以体现出来,名酒在获奖的光环下又通过价格的大幅上涨,拉开了与非名酒的差距。在国家放开13种名酒价格的1988年,以茅台、五粮液、剑南春为代表的名酒价格第一次飙升,平均提价在3倍以上。茅台更是从35元/瓶飙升到140元/瓶。

在产能规模、产品稀缺、价格悬殊等方面,中国酒业完成了第一次名酒和非名酒的分化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得到了强化。

04、确立品质导向

在计划经济条件下,虽然政府给予企业自主发挥空间有限,束缚较多,但由政府主导的以品质为核心的名酒评选导向,为中国酒业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以品质建立评价标准

第二届全国评酒会后,在茅台、汾酒两个科研试点,继承发扬名酒的传统,科学地总结名酒传统生产工艺,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不仅使名酒生产技术大幅提高,而且推动了整个白酒的科技进步、产量增长和质量提高。

全国优质产品产量增加、质量提高,香型日渐明显,低度酒也初露端倪。名优酒身价日渐抬升,各地质优夺牌呼声日趋激烈。

在此情况下,一套更加科学、严谨、客观、公正,能够在全国众多酒品中,筛选出名酒的评选标准继续建立和完善。

1979年的第三届全国品酒会延续和完善了上届的评酒规则,将其发展为科学严谨的全国评酒办法,作为评酒时最高纲领执行。它对工作分工、参评产品要求、具体评酒规则、评酒委员的选定、评分标准及要求和奖励政策都作出了详实规定。特别是这次评酒会白酒评比根据香型、生产工艺和糖化发酵剂分别编组。并确定白酒香型的风格特点,统一分香型评比打分标准,不再采用过去以生产厂的传统描述或本地区消费者习惯评价为依据,而是对各种香型风格进行了统一的概括描述,统一了尺度。使得香型评定有了明确的标准可依。

首次采用对评酒员进行了考核,要求考核通过上岗。经过以后历届评酒会在理论笔试、考评内容等方面的完善,最终形成了先“酒考人,再人考酒”的模式。

推动建立专业技术队伍

在全国评酒会选择评酒人员方式的示范带动下,会后一些省区纷纷效仿进行了省级评委的考核,组成了省评委。至此我国评酒队伍逐级建立起来。在全国逐步培养和形成了一支以感官检验产品质量的评酒技术队伍。在这支队伍的反作用下,使得以后的评酒要求不断提高,对名酒的品质要求愈发严格。

在大连举行的第三届全国品酒会,是中国酒业的一座里程碑。不仅是因为评出了更多的中国名酒,而且建立以品质为导向的中国名酒评选体系,是名酒最初得以成为名酒的内在原因。

 

这个体系既包含了最基本的对产品本身的要求,更有对所提供的产品方,即产品背后酒厂的要求,也不断拔高进入评选人员的门槛。这种评选体系在日后成为历届评酒会的总体规范,这对中国酒业在品质引导和提高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05、新纪元的开启

第三届全国评酒会不仅推动了酒业发展所需人才队伍的建设,还建立了中国白酒的类型划分标准。

在首次按香型、生产工艺和糖化剂分别进行评选中,共确立了酱香、浓香、清香、米香、其他香型5种香型,并且统一了主要香型的风格描述。香型在随后的几届评酒会上得到不断细分,到第五届全国评酒会时,在确定的酱香、浓香、清香、米香4种主流香型的同时,将其他香型进步细化,达到了6种。彻底结束了中国白酒种类不清晰、不明确的历史。

主流香型的确定、以及其他香型的不断细化,使得同类产品在从原料到工艺上都能严加规定,实现工业的标准化生产,使得大规模、高效率、专业化的生产得到保证。定型了最终统一类型的产品,保证同类产品的品质稳定,并在此基础上品质不断得以提高。

在统一的香型中,可以使用同样要求对企业以及酒厂的进行管理,也便于同类企业间相互学习,提高整个品类的发展水平。同时避免在酒业行业评比中,因不同品类用一套评价标准,而产生无法客观的、全面的反映事实,给企业和行业造成不良影响事件的发生。

白酒是我国的传统而独特的消费产品。酿造工艺丰富多彩,酿制的酒风格千姿百态。这种以香型来确定分类,既符合香气成分与工艺之间的关系,也是中国酒业文化中独具特色的部分。为以后白酒代表中国文化走向国际市场找到了基因。

在香型统一的标准下,并在商标上注明,可以使消费者形成完整的消费记忆,方便消费者再次消费时识别。主流香型确定以后,白酒的香型逐渐为国内广大消费者所接受。中国酒业的种类和品类得以不断发展壮大,告别了产品品类的混沌状态,开启了行业新纪元。

06、消费文化的奠基

现在业内人都说,中国白酒具有物质和文化的双重属性,而文化属性中很重要的是消费文化,其基础建立就在这一时期的全国评酒会。

既然是评酒会,就需要确定对酒类产品(主要是针对酒体本身)哪些因素进行评价。在第一届评酒会上,主要依据销售信誉结合化验分析结果,评议推荐,采用化学方法,缺少人的体验感受。到第二届评酒会时,变为以评酒委员独立思考,按酒的色、香、味、百分制打分写评语的方式进行。这种方式一致延续到至今,并且进行了完善,发展成为从色、香、味、格四个方面评选。

随着主要香型和统一了主要香型的风格描述,在第三届全国评酒会上的确立,使得品评有了依据和标准。在之后的第四届全国评酒会上,在酱香型酒评选标准中对香的要求除酱香突出,幽雅细腻外,增添了空杯留香的检查评比方法,对味的指标增添了酱香显著的要求,对兼香型酒仍归入其它香型中。其它香型白酒应是采用独特工艺酿制而成,风格独特,香气组分具有一定特征,经市场销售认可,享有一定声誉的白酒,并规定参加其它香型评选的产品,必须附有工艺操作要点,省级企业标准,并经有关部门组织技术人员审查认可,方可参加评比。这些规定不断丰富和完善品评体系的内涵。

第五届评酒会之前,轻工部于1988年9月组织商业部、国家技术监督、中国食协等单位,在辽宁省朝阳市召开了“酒类国家标准审定会”,第通过了“浓香型白酒”等六个国家标准。而第五届评酒会也是按照这些标准评选。这是行业第一次,在国家层面制定了较为全面的评选标准,结束了无标准可依的局面,使得行业朝着更加规范的发展。

从以理化指标为主要依据,到以色、香、味三个角度自由发挥,再到确定主流香型评选办法,直至第一次颁布国际标准作为评选标准,至此中国酒业的品评体系已经基本建立起来。

正如国外葡萄酒,有自己一套完整的品饮方法,他是消费文化的一部分,也是脱离于物质属性,体现文化属性的关键所在。品评体系的建立,使得白酒在消费文化上有了仪式感。这种仪式感,使白酒奠定了消费文化的基础,促进白酒能够在更大程度和更广阔的市场内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接受。

07、百花齐放的种子

白酒科技不断进步、产量和质量迅速提高,白酒香型日渐增多。到第四届评酒会时,决定将白酒和其他酒类分开进行,可见单就白酒品类已经得到了长足发展。而第四届白酒的评选会于1984年5月在山西太原召开。评选会有24个省、市、自治区选送了148种酒样参加评比,共评出除第三届8种名酒之外的西凤、全兴大曲、双沟大曲、特制黄鹤楼、郎酒共计名酒13种,优质酒27种,评酒会的影响力也达到了历史的高点。

本届评酒会促进了科学地总结传统工艺,同时积极推动继承与发扬学创结合的精神,使新香型不断涌现。出口量最大的广东玉冰烧酒,通过与江苏省有关科研部门的协作,剖析其香气成分及浸肉工艺查定,发现了该酒的某些独特组成成分,认定其不同于米香型属豉香型酒,并首次取得银质奖。

在其他香型中,呈现了百花齐放的格局,除药香、浓酱相兼外,新出现了凤香、豉香。虽然当时此类香型比没有完全形成,但被认为其是个过渡香类别,随着今后科学技术的进展,将会游离出来,单独成为新香型酒。最后事实证明这种过渡香型,最终独立成为了新的香型。

其实在更早的1978年第三届全国评酒会上,已经提出要不断地开发创造新产品、新香型,适应不同类型消费者的需要,鼓励多品种发展,到这时已经有所萌芽。反观现在中国白酒市场上,存在丰富多样产品种类和形态,而这种种类和形态还在不断的增多和发展。这与这一时期中国酒业自身形成的,对新品类怀着开放、包容、鼓励,而非遏制、抹杀的态度是有极大关系的。

另一方面,是中国白酒品类以香型来区分的独特基因决定。表面上看酒虽同属一种香型,但仍有自己的“小自由”,即个性,风格特点。白酒的香型是发酵工艺的产物。因此工艺不同,酒成分不同,香型不同。反之,香型不同,工艺也不同,其成分更不同。而工艺又受到原料、制曲(糖化发酵剂)工艺、发酵酿酒工艺,操作、窖池结构、生产环境等影响。一言蔽之,工艺与香型密切相关。随着科研的进步,工艺的改革,今后将会出现更多的新工艺,更多的新香型。

由此可见,当下中国酒业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其实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酒业还处于探索阶段就已经埋好下了促使其全面、多元发展的种子,这也是中国酒业始终保持活力的关键所在。

08、伟大的顶层设计

在评酒会的影响下,名酒的影响力,特别是以茅台、五粮液、汾酒等名酒的影响力持续增强。

主要体现在一是产能优势,相比非名酒已经是天壤之别。二是价格优势,因产品稀缺性,价格虽然不断上涨,仍然是普通消费者难以企及的。第三是走向了更为广阔的全国市场,而非名酒受到各种限制只能局限于较小的本土市场。在这种巨大的落差之下,竞争格局和秩序开始慢慢建立起来,即在高端、全国市场中形成以名酒为代表的竞争格局,而非名酒被迫在中低端、区域市场中发展。这种基本的白酒消费的层次得以初步建立。

同时,行业的发展离不开专业化人才队伍的保障。历届评酒会不但带动着行业内事物的改变,也加速着中国酒业技术人才队伍的建设。从考评评酒委员到中国酒业评酒技术队伍初步建立起来,这些都是从实践中锻炼出的专业人才。

系统的、专业的培育制度开始建立,1986年11月全国第一所酿酒学校——淮阴酿酒职工中等专业学校成立,中国酒业发展所需的人才开始进入专业化、系统化、职业化的发展轨道。并且效果明显,在第五届全国评酒会时,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考核,评选人员。出现“四代同堂”,老、中、青一评酒委员同进评酒室,像高月明、沈怡芳这些中国酒业日后的泰斗,此时已经是连续几届的专家评委。同时,女性评酒委员不断的夺取考评女状元,前有金风兰,后有李静。中国酒业人才培训构架基本建立起来。

随着,国家层面行业规范的不断完善,行业人才梯队的建立,以及行业名酒与非名酒之间的格局的形成。中国酒业的基本框架得以初步建立。

1978年-1988年十年间,中国酒业夯实了品质基础,确立了发展的基本方向,搭建了中国酒业发展的基本框架,建立了日益规范的行业秩序。至此完成了中国酒业的顶层设计,而这套顶层设计一直影响至今。

09、市场化初试水

宏观经济制度的条件变迁,必然带动行业发展方式的变动。在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政策实施后,1980年第一个中外合资的公司——王朝葡萄酒公司成立,葡萄酒成为中国酒业迈出市场化的急先锋。

价格的市场化尝试

价格改革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改革的第一要素。1984年第一届中青年经济工作者会议——史称“莫干山会议”研讨的结论,并在次年三月形成国务院文件,要求开放生产资料的计划外价格。这就后来称的“双轨制”。

从这一年起,国家取消粮食、棉花的统购,改为合同定购,不再对酒厂进行粮食调拨。这表明通过原料的市场采购,来影响产品的价格。酒类产品在半保护的状态下探索市场化的定价策略,积累经验。

在双轨制下,在允许上榜名酒在计划价格双轨制的计划外价格做一定的提升。五粮液做了一次极具意义的价格市场化尝试,当时经销商要1000吨,五粮液只供给800吨,始终保持市场的饥饿状态。剩下的200吨是计划外的,要执行提价价格。之后中国酒业从广泛的层面不断推动行进入市场经济,1985年,就将包括酒精、黄酒、果露酒和葡萄酒的酒类产品,列入中国第一批从计划经济管理体制下转为市场调节的产品中。

随着双轨制的实行,刚性制度渐失约束。1988年7月28日,国家放开了13种名酒价格,各大名酒开始根据自身条件和市场的消费者需求,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提价。

产品的市场化尝试

“以产定销”的计划经济中,中国白酒除小曲白酒和广东豉香型白酒外,都是高度酒,因其酒度高、能燃烧、饮后刺激性大等,难以与世界接轨。

1987年召开的 “贵阳会议”上,会议确定了“四个转变”,即“高度酒向低度酒转变;蒸馏酒向酿造酒转变;粮食酒向果类酒转变;普通酒向优质酒转变”及“优质、低度、多品种”的方针,正式推广低度白酒,使得酒业的产品结构趋向合理。奠定白酒全国低度化坚定的基础,并推动了中国白酒与世界接轨,成为现今白酒产业发展的主流。

这也为古井贡酒在90年代初,采用“降度降价”策略,完美的应对了行业的那轮危机,率先冲出行业低谷,抓住了历史的发展机遇。

市场的市场化尝试

从1984年起,国家优质产品增加了“数据讲话,用户评价”的评比规定。国优产品评比必须接受消费者监督,此时消费者对产品有了一定的发言权。之后中国消费者协会派出了两个专家组参加了第四届的白酒评比。一个组负责审查酒标及包装标记,以及有无渗漏情况,有无虚冒国家名酒的宣传等等。

另一个组是品评组,负责检查酒内在质量,通过品评写出评语,作为最后是否定为国优产品的重要参考。同时,对上届获得金银牌的40种酒进行复查,看质量是否稳定,并写出评语。这些都体现了市场化的行为其实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已经开始萌芽。

回顾中国酒业1978年-1988年的发展,市场化试水和三次名酒评选的造星运动交织发力。一切都像一声春雷,万物开始生长。在十年的时间跨度里,中国酒业实现了过去三十年也无法企及的跨越。这十年对于整个中国酒业而言,是打地基的十年,是夯实基础的十年,更是建立基本框架的十年,是完成中国酒业顶层设计的十年。

这十年是中国酒业一个伟大的开端,伟大既是对过去而言,也是对未来而言。

广告

声明: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