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足于第二,澳洲葡萄酒更大的威胁在哪里?丨深度

葡萄酒经销商内参
酒业家团队   阅读量:2183  •  2018-06-11   原创
占中国市场近三成份额,紧追发过,高速增长的澳洲葡萄酒的天花板在哪里?



文丨酒业家葡萄酒市场内参记者 肖磊

2017年,澳大利亚排名中国瓶装酒进口来源国第二,总进口额6.8亿美元,进口额占比26.7%。

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葡萄酒进口量及进口额大增,特别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市场出口额增长了51%,进口额已攀升至2.002亿美元,占据了全国瓶装葡萄酒市场的28.1%。

在巩固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第二大来源国的地位之后,进一步缩短与第一位法国的差距。

根据中国与澳大利亚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国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关税已于今年1月1日起降低至2.8%。到2019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将实现零关税。

中国的进口商和经销商正在疯狂的寻找优质的澳洲葡萄酒品牌和产品资源,浓郁的果香、柔和平衡的口感正受到中国大众消费者的喜爱。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利好消息,如今其风头盖过法国葡萄酒,一时无两。

然而,风光背后却隐藏着一系列风险,中澳外交关系糟糕引起的双边贸易风险、产能受限、外部竞争等等都将可能成为限制澳洲葡萄酒在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命门。

澳大利亚葡萄酒威胁论

从中澳两国贸易总体情况看,2017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256亿美元,增长19.6%。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764.5亿美元,增长25.6%,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3.1%,提高1.5个百分点;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491.5亿美元,增长11.3%,占澳大利亚进口总额的22.2%,降低1.1个百分点。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顺差273.0亿美元,增长63.4%。中国继续保持为澳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中国在金属矿石、纺织品、葡萄酒等方面都是澳大利亚的第一大出口国,具体到葡萄酒品类,自2015年起,中国成为澳大利亚首要葡萄酒出口国。

联邦证券(CommSec)的首席经济学家詹姆斯表示:"我们(澳大利亚)依赖中国,中国购买了我们出口商品的近33%,占我们双边贸易的四分之一以上,中国对我们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日本在其工业化顶峰时期的重要性。"

在澳洲人眼里,中国是最重要、最具潜力的市场,在中国的其它贸易伙伴眼里,澳大利亚是他们在中国市场最大的威胁。这一点在中国的进口葡萄酒市场表现的尤为明显。

5年前,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仅占10%的市场份额,到2017年已上升到26.7%。

在中国前十位的葡萄酒进口国里面,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威胁感知最严重的当属排名第一的法国和排名第三的智利。

法国一家世界知名的葡萄酒集团的中方工作人员曾对酒业家记者表示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表现的关注。其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高速增长感到惊讶并承认法国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份额正在被澳大利亚、智利等国葡萄酒所蚕食。

另一位智利葡萄酒庄驻中国的代表也对酒业家记者表示了同样的观点和担忧,虽然智利葡萄酒近年来在中国市场也增长快速,但是依然无法迫近与澳大利亚的距离。在中国市场,澳大利亚葡萄酒显然是更受欢迎的新世界葡萄酒代表。况且这还是建立在智利葡萄酒零关税的贸易政策优势之上的,距离2019年澳大利亚葡萄酒进口中国零关税政策实行只有不到半年时间,到时候形势将如何发展将更加难以预测。

在市场竞争层面,一场针对澳洲葡萄酒的阻击战悄然展开。

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论

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高速增长的进程中,中国进口商和经销商扮演了推动者的重要角色,他们向消费者推广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文化和风土。果香浓郁、酒体轻盈柔和等这些澳洲葡萄酒的特色仿佛为中国大众消费者量身定制,这使得澳洲酒在推广层面顺利很多。

逐利是市场的本质,在相对不成熟的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数以万计的葡萄酒进口商、经销商往往是什么产品受欢迎、什么产品利润高就选择什么产品。自2015年以来,就不断有经销商表示要增加澳大利亚葡萄酒的销售,一些原本只经销旧世界葡萄酒的经销商也难免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动心。

除奔富、哈迪、杰卡斯等大牌之外,澳洲一些红五星酒庄都被中国的进口商和经销商极力推荐给广大的消费者。

在更高的层面,一些中国买家选择在澳大利亚直接投资葡萄酒项目,中国老牌的葡萄酒生产商张裕、威龙等在澳洲都有葡萄酒庄的投资,甚至连中国的白酒企业泸州老窖都有在澳洲拥有葡萄酒庄。

还有一个群体在推动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以天鹅庄、佳酿中国为代表,前者是中国商人在澳洲建立酿酒集团后主要面向中国市场销售;后者是直接投资在澳大利亚名列前茅的酿酒集团——澳洲佳酿集团,获得该集团董事会席位,直接掌控上游资源。

天鹅庄的创始人是创造了圣象地板神话的李卫,佳酿中国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袁疆是全国最大葡萄酒电商也买酒的创始人,这些人深谙中国市场,在渠道方面具有广泛的人脉。

此外,澳大利亚成为中国人投资移民海外的热门国家,澳洲众多的酒庄成为中国精英阶层良好的投资标的。在买下酒庄之后,这些中国移民大多通过自己原有的关系网想方设法将酒庄的产品销往中国。酒业家记者获悉,有几位此前在国内本来就从事进口葡萄酒经营的商人在移民澳洲之后继续着老本行,且能够更加高效的整合上下游资源,生意越做越大。

澳大利亚葡萄酒危机论

提到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产量问题就不得不提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产量其实还不及美国加州一个产区的量。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产量为13.7亿升,约占世界葡萄酒总产量的4.9%,产量列第全球第6位,而同年排名第四的美国是22亿升。

袁疆曾在接受酒业家葡萄酒市场内参记者采访时表示,其认为影响澳洲葡萄酒在全球市场进一步发展的最大制约因素在于产能,因为澳洲水资源紧缺等原因导致在过去几十年内澳洲葡萄园的面积几乎没有增长。随着澳洲葡萄酒进一步扩张全球市场,那么以现有葡萄园的产能不久后将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以中国可预见的葡萄酒市场增长趋势和旺盛的消费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中就会受到产能的掣肘。澳洲酒再好,没有货、消费者购买不到,那么扩大市场份额就将成为空谈。毕竟澳洲酒不是茅台、葡萄酒庄扩大生产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产能之外,更大的不确定因素在于中澳两国外交关系引发的贸易风险。

近期,联合早报报道,因为中澳两国关系恶化,中国推出新海关规则致使澳洲葡萄酒滞留大陆港口。

日本《产经新闻》指出,中澳两国关系恶化,在贸易方面尤其明显。报道也提到,澳洲产红酒在办理对华出口通关手续时,遇到了延迟等问题。

上月,澳大利亚贸易、旅游与投资部长史蒂文?乔博访问上海,其成为今年来访问中国的澳方最高级别的官员,且乔博并未造访北京,也没有与相关政府部门负责人会面,两国关系从访问的官员级别可见一斑。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5月份曾指出:“由于澳方的原因,近来中澳关系遇到一些困难,两国交往与合作也因此受到影响,这并不是中方希望看到的局面。”

但是具体到澳大利亚葡萄酒进口中国的问题时,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回答是:不知道所谓“延迟入境”的说法,是真的还是澳方推测?据了解,中澳自贸协定实施以来,两国海关建立了有效协调沟通机制,及时处理实施过程中出现的各类问题。各国海关都可以对相关企业产品进行抽核,这属于正常履职执法行为,目的是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

有中国进口商表示澳大利亚葡萄酒进入中国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影响范围有限。通常,进口葡萄酒滞留港口增加了港口仓库费用,增加了成本,且不排除长时间滞留港口葡萄酒变质的风险,无法按时向经销商交货。

据联合早报报道,澳洲总理特恩布尔、澳洲外交部长毕晓普等澳方高层似乎正努力修复中澳关系,澳洲贸易部长乔博上月访问中国上海,也是试图解决包括葡萄酒出口中国遇阻等问题。

其实,按照进口量和进口额来看,金属矿石永远是中国最需要、最重要的从澳洲进口的商品。相比而言,澳洲的葡萄酒在两国的双边贸易中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广告

声明: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