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业绩增长压力提速整体上市 ,汾酒混改再进一步剥离山西男篮

行业研究
  阅读量:3018 2018-06-14   转载   华夏时报
为了混改,汾酒选择了轻装上阵。为了支持汾酒集团整体上市,剥离旗下无法装入上市公司的辅业资产,山西国投旗下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以市场化方式溢价收购汾酒职业篮球俱乐部资产。



文丨金晓岩 

为了混改,汾酒选择了轻装上阵。6月4日,有媒体报道消息显示,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俊飚透露:为了支持汾酒集团整体上市,剥离旗下无法装入上市公司的辅业资产,山西国投旗下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以市场化方式溢价收购汾酒职业篮球俱乐部资产。据悉,2013年收购山西男篮,5年后剥离这一业务,汾酒集团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资料显示,山西省投资集团是山西大型的国有控股企业,形成了以“特色地产、大金融、大文旅、大农业、大健康、大环保”为主营业务,以实业投资、资产管理和资本运营相互协同的经营模式。从资金实力上来说,山西省投资集团的资金实力比汾酒集团要强一些,山西男篮也将迎来大金主。

不过,资本市场更关注的还是汾酒此次剥离山西男篮后的混改问题。

今年2月28日,山西汾阳市杏花村杏花镇的酒都宾馆会议室里,汾酒董事长谭忠豹主持公司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现场出席会议的是近百名券商和机构投资者以及个人股东。会议审议的内容,是对汾酒未来可能影响很大的议案: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汾酒集团”)出售山西汾酒11.45%的股权给华润,交易价格是51.6亿元人民币。这也是2018年初引起资本市场关注的山西国资混改大戏。

当前能够引华润入局,不能不提到一年前汾酒集团启动的改革。彼时,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山西省国资委与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签订《经营目标责任书》,完成或超额达成经营目标,按规定取得报酬或特别奖励,完不成则汾酒管理层辞职走人。

对于国有企业改革而言,“人”无疑是一个最难啃的硬骨头。行业人士指出,汾酒集团作为一家地处内陆的传统国有企业,难免会存在小富即安、固步自封的封闭保守思想,要想实现汾酒的飞跃的发展,改革中的重要环节改“人”就成了一项系统性的大工程。

据了解,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了《经营目标责任书》是在2017年2月,被外界形容为“打响山西国企改革第一枪”。山西省国资委对汾酒集团的考核要求是:2017、2018、2019年收入(酒类)增长目标为30%、30%和20%,三年利润(酒类)增长目标为每年25%,年终依据审计报告,山西省国资委对汾酒集团进行业绩考核。

根据汾酒财报显示,2017年,汾酒实现营业收入60.37亿元,同比增加37.0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44亿元,同比增加56.02%。

2018年第一季度,汾酒实现营业收入32.40亿元,同比增加48.5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10亿元,同比增加51.82%。可见,汾酒的2017年30%的增长目标时实现了。

但是业绩增长背后的压力也不言而喻。前不久,李秋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完不成任务就辞职,两三个月都睡不着觉,吃安眠药才能去睡觉。国资委把汾酒选做改革试点是汾酒要来的,‘汾老大’心里不服输,汾酒不应该是‘老七’”。

走过不平凡的2017年,2018年对于汾酒来说担子将更重、压力也更大。

广告

声明: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