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河、郎酒先行,汾酒、舍得落地……酒企核心团队激励背后冰火两重天丨深度

研究 深度
酒业家团队  •  2018-12-16 04:34   原创 阅读量:6807
核心团队的激励,是酒企战争的新阵地。



文丨酒业家团队 编辑丨苏秦

汾酒终于也迎来了股权激励落地的关键时刻。

12月13日晚间,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汾酒”)发布公告,公开2018年高达650万股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无独有偶,茅台集团前一天召开的第十次总经理办公会上,强调要统筹考虑薪酬制度改革。而半个月前,舍得公布股票激励计划,高达421名激励对象和600%的净利增长率引发不小“震动”。

“股权激励不失为解放体制的好方法,还会成为汾酒业绩增长的催化剂,其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应该也会迅速转变跟进。”面对酒业家采访,有业内人士断言。当下,不论全国龙头亦或区域酒企,在内部核心团队的激励制度上,实则是“冰火两重天”。

激励机制加速酒企兴衰?

如今看来,股权激励成为不少酒企参与酒业竞争下半场的加速键。

汾酒在公告中透露,拟向激励对象授予不超过650万股限制性股票,以每股19.28元的价格向397名激励对象首次授予590万股。激励对象包括企业高层、中层及核心技术(业务)人员。

按照业绩考核目标,汾酒要在2019-2021年间实现营收超过2017年业绩90%、120%及150%的增速,即这三年要分别完成至少114.7亿、132.8亿以及150.9亿元的业绩目标。

某种程度上,舍得在半个月前公布的股权激励计划更为“宏大”:421名激励对象约占企业总人数的10%,2022年的目标冲击百亿。

对于这两大激励方案,业界评价不一。“股权激励对于国企会比民企发挥更大作用。相信汾酒的股权激励效果将更为明显,不仅进一步挣脱体制束缚,也将带来企业在管理、制度、人才涌现、人才吸引上的改变。”前河套酒业总经理刘立清告诉酒业家记者。另据一名熟悉舍得的人士表示,“舍得股权激励设置的业绩目标有一些高,内部传出了一点缺乏信心的声音”。

而推及酒企激励机制,舍得不是第一个,汾酒更不是最后一个。事实上,纵观白酒行业,关于激励机制的探索已有十余年,其间,不同的酒企也因各自不同的激励曲线而加速兴衰。

2003年,洋河完成内部员工和经销商持股。2010年,泸州老窖首推股权激励。2014年,老白干启动混改。2016年,五粮液混改落地。如今,金徽、舍得、汾酒也纷纷加入股权激励的行列。

高管心声:冰火两重天

“管理层没股权激励的混改都是耍流氓!”“如果没有股权,我是不可能再去哪家酒企打工的”……这些犀利而直白的言辞,正是酒业家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感受到对于激励的迫切心声。

改革者已先享红利,有效的激励机制与丰厚的收入必然会引起同行艳羡。汾酒今年拿出了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奖金,4200万的奖金基本实现所有子公司领导“雨露均沾”,其中汾酒与其销售公司奖金超千万。另有知情人透露,某酒企高管2017年个人年终奖金就高达700万。

不少行业人士向酒业家表示,激励机制探索走在前列的当属洋河与郎酒。

酒业家记者在查阅洋河2017年年报时发现,洋河高管薪酬平均在百万级别,其中,董事长王耀年薪128万元,年薪最低的一名监事也有近88万元;而在持股比例方面则不太均衡,年报显示,洋河高管总持股量高达1800万股,持股最多者高达591万股。更多的股份则被间接持有。洋河的第二大股东江苏蓝色同盟持股比例高达21.44%,这一股东主体背后都是洋河股份的公司骨干。

据洋河内部人士透露,洋河目前采用的绩效激励方式也颇为可观。另有熟悉洋河的人士告诉酒业家,目前洋河省区经理级别年收入大概在60-70万元之间,不仅在酒企薪资中排名靠前,甚至与某名酒大区经理收入相当。

“激励机制等很多方面,洋河基本上已经彻底民营化了。”在谈及激励机制以及改革对洋河带来的影响时,某资深业内人士表示,洋河的股东多元化及有效激励机制保证了其灵活度。

郎酒近两年才开始实行股权激励模式,有熟悉郎酒的人士表示,郎酒过去的高现金激励模式与其业绩的高速增长也有着密切的联系。

对于竞争压力尤大的区域酒企来说,境况则更为煎熬。一位曾在多家酒企工作过的业内人士向酒业家表示,“酒企的市场生存状况和内部士气是一致的,业绩不好、激励更差,来年业绩更不好,形成负面的循环。”

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某西北知名酒企今年市场营收下滑了3-4亿元,总营收跌破10亿,原因则是外部竞争乏力、市场业绩不佳,内部又缺乏有效激励、管理层薪酬锐减,人员固化,恶性循环。

而这只是区域酒企境况堪忧的一个缩影。“中型企业的没落不可避免,要么做大,要么小而美。”某业内人士断言。

事实上,某高增长酱香白酒企业正是这一趋势的代表。据上述人士透露,该酒企总经理不仅被高薪聘请,个人利润分成更高达15%,以其目前近100%的增长态势来看,该总经理身价也将翻倍。

现金激励也不乏负面案例。某知名公司注重现金回款对应的提成,2012年某大区经理其辖区销售43亿,提成2000余万元。但是这家公司那几年也出现了不少销售人员拿到提成后离职,不管经销商死活的情况。

激励能否为酒企插上“翅膀”

有企业管理专家指出,股权激励的目的是打造利益、事业、命运共同体,也是企业走向细分行业寡头地位的战略选择。这完全符合当下酒企分化的特征。

以近几年高速发展的进口酒龙头企业中粮名庄荟为例,其以酒英汇企业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主体实现了核心团队的股权激励,今年又引入了中金公司和多家经销商作为投资者。

然而,目前来说,对于动辄营收几十亿、市值千亿乃至万亿的白酒企业,酒企管理层及员工的现金收入并不高。

酒业家记在查阅各家酒企年报发现,即使在排名靠前的酒企中,年薪百万也不多见。2017年,彼时身为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的税前报酬仅为77.79万元,其他高管的税前收入也多在50-60万元间。此外,除茅台股份公司副总经理万波从二级市场买入700股外,各高管及董事名下都没有股份。

2017年年报显示,五粮液的18名高管合计年收入仅160万元,但在股权上有所“弥补”——高管持股总数超过26万股。同时,五粮液也在年报中注明,以上薪酬仅为按月发放的部分基本薪酬,其筹划建立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以及市场化薪酬分配机制还在进行中。

以泸州老窖为例 ,尽管新班子2015年履职以来表现优异,但并未做股权激励。

激励机制问题、改制迟迟没有进展、曾经承诺过的股权激励化为泡影,古井贡酒则是另一个案例。有业内人士对酒业家表示,古井还是国有体制,激励上不够灵活,导致一些基层员工积极性不足,进取心不足,古井对于高层的激励也很僵化,很多人都是靠复兴古井的使命感在奋斗,“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古井这种落后的激励机制会影响到古井的发展”。

“古井是市属企业,山西是省属企业,亳州只有古井这一个大的税源,山西不只有汾酒。”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亳州市对古井改制的动力不足,但短期内还不会影响到古井的发展。

正因如此,从老牌国企到改革先锋的汾酒备受关注。混改、引入战投、整体上市逐步落地的战略前瞻下,股权激励只是其改革深化的信号之一。

核心团队的激励,是酒企战争的新阵地。

广告

声明: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