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张弓”被迫停产、“南张弓”重组受困,豫酒振兴有多难?丨深度

公司
酒业家团队  •  2019-04-05 08:51   原创 阅读量:3303
张弓改制一波三折。



文丨酒业家记者郑添秀

张弓改制一波三折,如今再陷困境。

“我们是在上周五(3月29日)停产的。”河南省张弓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弓酒业”)总经理马亚杰向酒业家记者证实,张弓酒业“被迫”停产属实。事件的另一主角河南张弓老酒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弓老酒”)公关部负责人却向酒业家表示,“重组工作正有序推进”。

因停产风波重回行业视野,张弓酒厂此前可谓“命途多舛”。2002年,张弓酒厂倒闭,一年后,张弓酒业以租赁经营的方式进驻北厂,拥有张弓商标;2012年,张弓老酒入驻老南厂,并于2018年8月竞拍成为张弓酒厂的品牌、厂房、建筑物等净资产的所有人。

与去年高达4.15亿的竞拍燃起的希望不同,高光时刻距今仅半年,租赁后续、竞拍争议、国有资产贬值等纷争甚嚣尘上,让张弓的改制前路愈发扑朔迷离。这背后,折射的更是豫酒振兴的险阻重重。

1

张弓停摆,商标“消失”?

张弓改制始终牵动业界心弦。近日,多家媒体报道了张弓酒业停产的消息,甚至有媒体前往实地探访。

“我们现在坚持经营是在亏损、在为社会做贡献,但是我们这种贡献不被政府认可。”张弓酒业总经理马亚杰向酒业家记者证实,张弓酒业已于3月29日停产。在马亚杰看来,酒厂坚持生产,既是安抚1000多名职工甚至是维护了当地社会秩序的稳定,同时也是为了减少未来张弓品牌的损失。

突如其来的停产消息不仅引起业界注意,也让马亚杰所说的“被迫”停产多了几分唏嘘——酒业家记者注意到,就在停产前一天,张弓酒业举行了2019年度营销会议暨春季战役动员会。

从鼓足干劲到酒厂停摆,仅是一夜之间。其中似乎有着更多的难言之隐。马亚杰告诉酒业家记者,改制前即2017年,张弓酒业的销售额超过2亿元,2018年出现断崖式下跌:49%的降幅打破常规。

张弓酒厂的破产清算是重要原因。“张弓品牌未来还能不能用?我们未来还能在这里经营多久?我们的销售团队和渠道代理商都有很多疑问,有些经销商不打款、不进货,员工也会有混日子的心态。”这是张弓酒业停产前的状况。

而陷入张弓改制泥潭的另一方——张弓老酒,似乎也没有减轻多少烦恼。去年8月,一纸高达4.15亿元的竞拍协议让张弓重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彼时业界纷纷期待,南北张弓合并或使其重现昔日辉煌。


但竞拍仪式落幕至今,不仅双方重组推进缓慢,“珍贵”的张弓品牌也随着停产而陷入危机。从现状来看,拥有张弓商标的张弓酒业停产,而竞拍成功的张弓老酒仍未取得商标,这意味着除了已经生产的张弓酒,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张弓酒进入市场。时间拖得越久,这对张弓品牌的影响就更加致命。

显然,无论对于张弓酒业还是张弓老酒,乃至整个河南酒业,这都是不小的损失。

2

悬而未决

南北未曾交锋

尽管不少媒体用“弓”斗来形容两家酒企的现状,但事实是,两家“张弓”的决策人既无须谋面,也无法主导改制完成。

对此,酒业家记者分别从两家酒企相关负责人处得到证实。张弓酒业接触得最多的是已经破产的张弓酒厂资产管理人,而张弓老酒相关负责人则回避透露具体情况,只表示与政府接洽的改制事项在“有序推进”。

回顾两家酒企的历程可发现:如今重组改制陷入僵局,正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2002年,张弓酒厂倒闭。次年,张弓酒业接受租赁经营,入驻张弓酒厂新厂区即俗称的北厂,以张弓品牌生产张弓酒。2012年,张弓老酒也以租赁经营方式,入驻张弓酒厂老厂区即南厂,以皇封、老南厂等品牌从事酒类生产销售。

直到2017年张弓酒厂重组改制提上日程。在至少长达5年的时间里,尽管南北张弓同用张弓酒厂资源,但始终各安一方。这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正是被2018年8月的这场竞拍彻底打破。

如今双方各执一词,同样源于对竞拍协议履约的争议。马亚杰向酒业家出示的拍卖须知显示,拍卖标的物包含河南省张弓酒厂的全部资产,以及河南张弓老酒的12项商标专用权。按照竞拍协议,成功竞买者将拥有以上全部标的物,其中包括张弓商标。

尽管张弓老酒以4.15亿元竞得标的,但一切并不顺利。一方面,从张弓老酒对媒体公布的已支付数额来看,其并未按照协议时间履约;另一方面,张弓酒业的租赁截止期限是2023年,双方对竞拍与租赁间的矛盾尚未达成共识。

矛盾终会爆发。尽管2018年8月,河南省白酒业转型发展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授予河南省张弓酒业有限公司为豫酒“五朵银花”企业。但自2018年年末至今,有关“五朵银花”的相关活动或重要企业活动,要么由张弓老酒参加,要么张弓酒业未获出席通知。

这些都成为了张弓改制风波的导火索,张弓酒厂的未来命运也引起不少业内人士担忧。

3

何去何从

豫酒振兴多艰难?

观峰咨询首席战略专家杨永华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来形容现在张弓酒厂面临的局面。

杨永华解释道,所谓鸟尽弓藏,是原承包人改制不彻底,没有长远战略规划和投入,耗尽了张弓的品牌能量;所谓兔死狗烹,则是两家酒企相争可能元气大伤,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对簿公堂是不少人对张弓事件走向的猜测,也是业内不愿看到的局面。当酒业家问及张弓酒业下一步计划时,对方表示“要看董事会决议”。

杨永华表示,目前要扭转局面需要政府出面主导,尽快推动事件进展,避免品牌耗死。马亚杰透露,目前政府有改制小组在推动事件进展,但不知道具体情况。“我们支持豫酒振兴,支持张弓改制,但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上。”

事实上,张弓改制也可视为豫酒振兴阻碍重重的一个缩影。河南省酒业协会会长熊玉亮在2019中国酒业高峰论坛上透露,自2017年河南省委省政府提出豫酒振兴后,地方品牌市场份额增长仅超过1%。

有行业人士甚至直言,豫酒在本土市场的份额正在下滑。作为曾家喻户晓的豫酒品牌之一,张弓的现状不仅令人惋惜,也折射出豫酒品牌改制中的不少弊端。

例如伊川杜康与汝阳杜康的商标纠纷持续近20年,在业内人尽皆知,甚至形成专有名词“两伊战争”,不仅造成其品牌价值大幅下滑,也让其市场经营危机遍伏。尽管在2009年双方重组成功,但与白水杜康的商标争夺仍旷日持久,杜康错过黄金发展期,重回巅峰更加困难。

而与张弓曾在“张宝林”时期同享盛名的宝丰酒业,同样也经历过破产改制与租赁经营交织之痛,其十余年的漫长改制之路中饱含转型痛楚与利益纠葛。

无论是杜康,还是宋河、宝丰,这些发展势头复燃的企业仍旧为张弓的前路带来了一丝光明。而在豫酒振兴的口号下,唯有政府与本土企业同心协力,充分激发体制活力、做好市场经营,豫酒的前途才能迎来真正的光明。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