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酱酒热,又说茅台镇有多牛?关于酱香,惊人内幕!

研究
2019-12-10 10:27   转载   山荣说酒
酱酒热的上半场结束,下半场开始了!



12月9日,《李保芳李静仁齐站台!珍酒×金东10年增长20倍……》的消息,你看了吧?它有没有刺激到你的神经呢?

山荣感想1:茅台老大哥的竞合思维,在李保芳的主导下,日见落实。

山荣感想2:争气的干儿子,也比孱弱的亲兄弟更受待见!

……

山荣的主业是说酒。我不是逗起闹,我是认真的:

你说酱酒热,又说茅台镇有多牛?关于酱香,惊人内幕是:

茅台镇的老板们,你嘴里口口声声的酱酒热红利,究竟被谁瓜分了?

也许,这轮酱酒热与你,还剩下五分钱的关系!

1.珍酒在酱酒江湖究竟排第几?

前天、12月8日,“拾阶而上·砥砺黔行”贵州珍酒并入金东集团十周年颁奖盛典举行。

活动的举行,及时提醒酱酒同仁:金东集团的前身华泽集团,收购贵州珍酒厂10年了。

珍酒的官宣称“如今,珍酒已具备年产大曲酱香5000吨的能力,优质酱香基酒库存达到1.2万吨”。

与此同时,“珍酒的市场销售增长了约20倍,2019年实现同比增长67%,连续四年保持两位数增长。”

2016年才确立的珍酒战略品牌珍十五,业已成为亿级的单品。“2019年同比增长高达105%,连续三年实现三位数增长”,10年来,珍酒的销售增长了约20倍。

虽然没有批露具体的销售数字,但通过前述数据,结合往年珍酒的市场表现不难确认:珍酒确确实实“已经成长为酱酒阵营的中坚力量”。

珍酒在酱酒江湖究竟排第几?你有答案了吗?你服是不服?

2.还有谁敢说自己是酱酒的山头?

拿珍酒说事,是想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

当前,中国酱酒江湖,已是山头林立!

都有哪些山头呢?按照十亿、百亿、千亿的门槛,山荣把酱酒江湖划分为以下几个山头:

①明星酱酒:2018年,珍酒销售额约8亿元。从目前情况看,今年将轻松突破10亿大关;钓鱼台去年销售额,与珍酒应当不相上下。据观察,今年有望拿下12亿;而国台去年销售额约12亿,利润2.2亿,今年10-11月份,据了解已完成目标任务;金沙去年销售额约10亿,今年表现得也不错……

②巨头酱酒:郎酒百亿份额中,青花郎去年吹牛说卖了60亿。习酒官宣56亿,销售量2.88万吨。汪俊林先生越来越实诚。2019年,青花郎做到100亿,哪是不可能的。但是,习酒干个70亿左右,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

③寡头酱酒:这个其实不需要分析。为了便于你了解,还是罗列一下数据:2018年,茅台集团营业收入859亿元,净利润396亿元,茅台酒股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36.39亿元,净利润352.03亿元。其中,茅台酱香酒营收80-90亿元,利润22.88亿元。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茅台酒股份公司已实现营业收入609.35亿元,同比增长16.64%;实现归母净利润304.55亿元,同比增长23.13%。11月28日,茅台官宣“茅台酱香系列酒已提前1个月实现百亿目标”。

3.酱酒这个江湖,永无出头之日?

可见,酱酒江湖,已然是寡头垄断、巨头占位、明星列阵!

除此之外,1-5亿元的酱酒企业情况又如何呢?

对不起,别急,暂时还排不到茅台镇!

2018年,四川潭酒销售额目测7亿元,山东云门估计4亿元,山东古贝春、广西丹泉,数据不详。但这两家的酱酒,去年至少实现了100%的增长。

现在来看看茅台镇酒厂的情况:贵州十大名酒、遵义十大名酒、中国酒都十大质量奖等“双十名酒”企业中,金酱、无忧、黔酒、远明、夜郎古、镇酒、怀庄、酒中酒等等,今年以来持续发力,酱酒销售额在5000万-5亿元不等。另外,百年糊涂、小糊涂仙的酱酒占比不大,至少今年产量释放不够。

以上茅台镇酒厂的销售额,缺乏数据佐证,只是猜测。今年『双十名酒』等企业的情况,同比有较大幅度的增长,但“冰火两重天”的态势也持续加剧。

以2018年仁怀除茅台之外的酒厂纳税“前十强”,或许能够印证一下:2018年仁怀除茅台之外的酒厂纳税排行榜如下:国台2.3亿元,技开1.8亿元,钓鱼台1.5亿元,百年糊涂1.3亿元,小糊涂仙1.2亿元,保健1.1亿元,白金酒1.1亿元,枸酱0.74亿元,黔醉0.67亿元,国威0.48亿元……

4.酱酒热的红利,关茅台镇中小老板们什么事!

上述罗列基本表明:酱酒1.0时代成型,2.0时代呼之欲出。

或者说:上半场结束,下半场开始了!

但这个过程中,所谓的酱酒热的红利,与茅台镇的中小酒厂,只有五分钱的关系。

2018年,官宣称:“全省白酒产业以占比全国3.5%的产量,实现了全国白酒43%的利润总额,排第一位。”

山荣也经常吹牛说:“中国白酒每赚十块钱,茅台就拿走了四块一毛钱。”

但山荣没有告诉你的是:剩下的两毛的利润中,明星、巨头和四线,又拿走了一毛一毛五至一毛八……


多么痛的领悟!你以为将是你的全部!

众所周知,中国酱酒只有第一品牌,没有、绝对没有第二品牌!但是,早在20年前,浓香的品牌阵营早就已经很清楚了。

酱酒第一,都知道是茅台。谁是酱酒第二呢?是郎酒吗?是习酒吗?是国台吗?各说各的。青花郎,山荣权且称它为“认知上的酱酒第二”;习酒,可以叫着“集团内的酱酒第二(茅台酱香系列酒归属于茅台股份)”;国台,名符其实的“茅台镇规模的酱酒第二”……

这样的局面,对所有酱酒企业都是公平的:谁能够进入酱香酒的“梁山泊常委会”,至少在“忠义堂”有一把交椅,那么,谁才能够在下半场,赢得先机,甚至咸鱼翻身!

换句话说,只有成为中国酱酒第二、第三梯队的一员,早晚你都是三五十亿的企业。否则,你就只能为了2-5分钱的份额,争得头破血流,且永无出头之日!

因为,酱酒热的红利,其实与你无关!

山荣的主业是说酒。为了叫醒装睡的你,再次重申:我是认真的!认真的!认真的!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