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酒类将迎报复性消费?4位亲历非典疫情的酒业老兵这样回答……

深度
酒业家团队  •  2020-02-04 10:24   原创 阅读量:3230
借鉴非典疫情后的经验,本次疫情过后,酒类消费会否出现一股“小阳春”?



疫情阴影笼罩之下,人们对于经济的担忧在所难免,酒业亦是如此。

“总与机遇并存。”面对疫情,有众多行业人士也表示,不必过于担心,从以往经验来看,疫情“警报”结束后,包括酒水行业在内的宏观经济,会随着一个“小阳春”的到来而回归正轨。

虽然疫情完全退去的具体日期尚不确定,少则一个月,多则几个月。但是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这个“黑天鹅”的影响将渐趋减弱,“小阳春”也将加速到来。

再寒冷的黑夜也会迎来黎明。正如2003年非典一样,疫情总会退去,“小阳春”总会到来。在金东集团董事长吴向东等一批经历了2003年非典时期的行业人士回忆中,非典疫情之后,酒业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代。

那么,借鉴非典疫情后的经验,本次疫情过后,酒业会否出现一股“小阳春”?这股力量又将有多大?

吴向东:2003年非典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强者会更强,弱者会更弱,甚至消亡!疫情过去,市场会出现恢复式增长。但是,很多疫情前就很弱的企业就会支撑不下去,这主要是企业负责人经营能力弱,员工战斗力差劲的问题。”金东集团董事长吴向东近日在《疫情下的一封信》中写道。


在吴向东看来,疫情对企业高管和员工的心理影响远远大于实际影响。2003年非典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结果到年底决算时很多企业还出现了惊人的增长,金六福当年就是这样一个增长突出的样板。

如何面对本次疫情?吴向东也提出了他的建议,首先是乐观谨慎地判断疫情的发展形势,用得当的防范措施,保障员工的安全问题;其次是经营管理者要“开悟”,要对企业的经营活动和竞争策略“开悟”。

“弱的企业如果没有开悟人,没有变革,还是走老路,很难找到突破口,很难再坚持下去。”吴向东说道。

吴向东表示,金东集团将会支持围绕竞争环境积极参与竞争活动和品牌打造的变革,让更多的高管经营思路更清晰,更多的员工更加热爱企业、热爱工作、热爱市场竞争。

“我的要求是让2020年新型肺炎疫情的发生变成全集团改革发展的助推器,胜利一定会属于勇敢者、思考者、践行者!”吴向东写道。

迟进青:2003年非典过去后,北京所有的酒水都脱销


“2003年非典我就在北京做酒水销售工作,在疫情控制住后,北京所有酒水都脱销断货,那时候我每天晚上加班回家都是夜里两三点。”贵州真工酱酒有限公司总经理迟进青对酒业家记者说道。

在迟进青看来,虽然疫情对经济有一定影响,但以中国现在的体量看,影响也不会太大。本次疫情对白酒行业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酒业人一定要坚定信心。同时他也认为,这次疫情会加快行业的洗牌速度:“那些平时表现就不好的酒企,本来也会死掉,疫情只是加速了他们死亡的速度而已。”迟进青说道。

迟进青表示,2003年非典过后,白酒行业开启了黄金十年,对比本次疫情来看,在疫情被控制住之后,白酒一定会迎来反弹,特别是酱酒行业。另一方面,本次疫情对于酒企的模式创新来说,也是一次新的机遇。

杨永华:“报复性消费”或将井喷


本次疫情结束后,会否出现“小阳春”现象?

对此,观峰智业咨询机构董事长杨永华表示,从2003年非典后的消费数据看,消费一旦在自然灾害期间得到主管的抑制,就会在疫情过后出现“报复性消费”,这种反弹正如高考经济一样,出现“井喷式”消费,一般会是正常消费的2-3倍。

“消费爆发一般会在管控解除后45天开始进入‘井喷’。因为从抑制性消费到‘报复性消费’有一个消费观念改变的过程。”杨永华说道。

在杨永华看来,在疫情过后的这股“小阳春”里,将会有两大类企业受益。

一是能够深刻理解能力抑制性消费到报复性消费的变化,抓住报复性消费的消费心理和行为的。迎合这个特殊时期消费特点的。比如以健康为诉求,以生命关爱为诉求的。

二是产品创新,大的社会事件,尤其是天灾人祸,对消费者的思想冲击比较大,消费者会改变很多观念,很多新的认知会产生新的需求,大背景产生新消费,新消费催生新品类,诞生新品牌,是基本规律。

周军:非典让一家知名国产葡萄酒厂家由盛转衰、 惨淡经营至今

在国内知名酒商周军(匿名)的职业生涯中,非典让他印象深刻。

2003年周军在国内一家知名国产葡萄酒厂家任职区域经理,当时管理层推出了利乐包葡萄酒,其实起势还不错,但不幸遇到了SARS,结果,好不容易弄起来的盘子瞬间冰冻,撑到十月份沈阳秋糖会时,整个产品的盘子就被解散了,项目夭折,管理层出局,这家葡萄酒厂家的三个核心品牌最后只保留了一个,其他两个解散,这家企业勉强维持、惨淡经营至今,“实在是可惜”。

在周军看来,这家葡萄酒厂家当时也存在其他的问题,“多头出击,不聚焦。员工成分也复杂,几种文化不融合,内斗厉害”,非典过后,元气大伤,大股东从此不再愿意输血葡萄酒项目,原董事长淡出,公司逐渐就从一线城市退回内地。过了几年,被其他的大资本收购,又折腾了几年,弄不出个名堂,核心商标就没再用了。

“那时候白酒还没起来,风口在葡萄酒,结果,被非典一弄,葡萄酒也基本熄火了,直到2008年八万亿投资下去,整个势头才有起来了”。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