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无期、一季度任务无解、现金流告急……名酒经销商陷入“封城”焦虑丨疫情实录

深度
酒业家团队  •  4天前   原创 阅读量:1781
疫情之下,抗压能力最强的名酒商也难逃焦虑……



“封城”、“封小区”、“出入证管理”……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加强和严格,酒类线下消费场景完全被“冰封”,已失去春节旺季的酒商群体受到的冲击影响众所周知,那么,对于代理名酒产品的酒商来说,春节之后全国性的“封城”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名酒的生意面临着怎样的困境?酒业家连线各地部分名酒商,真实记录下他们的生存现状。

“复工时间?先看月底吧”

2月4日起,四川粤强名品的黄林就在朋友圈发出了招聘信息。然而也仅仅是朋友圈发了招聘,他的公司到现在依旧没有全面复工。酒业家获悉,目前成都市对商业领域企业复工的通知是“原则上2月3日起就可以恢复正常上班”,但进入办公场所,还需要有单位出具员工健康情况申报表、企业复工公章并确保每天每人一只口罩的供应量并得到街道办和物业管理处的批复函方能复工。“每天每人一只口罩就吓退了多少准备复工的经销商?何况还有不少经销商的总部并不在成都,手续就更加麻烦了。”据他透露,当地至少80%以上的烟酒店都没有开门营业。虽然不能短期内迅速复工,但黄林决定还是先将招聘工作开展起来,他原来就有计划在四川绵阳、德阳、自贡、广元、宜宾等十多个二级城市扩大队伍,所以打算利用这一时间来做内部建设、产品梳理,并将价格体系、运作方式、促销活动、推广方案等进一步调整完善。

在收到“2月9日以后、2月20日以后、3月1日以后分三批按轻重缓急开(复)工复产”的通知后,陕西榆林的烟酒店老板显得忧心重重,因为这意味着门店迟迟不能开门。当地一家主营名酒的经销商告诉酒业家,烟酒店开门营业比一般企业复工手续还多一重,需要有食药局出具证明。据其了解,目前当地食药局尚未给任何一家烟酒店开出复工手续。该经销商表示,最乐观的就是等2月20日当地政府部门出具进一步的明确通知,而他也会据此来安排公司下一步的复工规划。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全国更多地区。茅台系列酒北京经销商董先生对何时复工还在观望,表示“只能按照政府相关部门的指导来安排”。

而主要代理古井的安徽甲天下总经理李怀杰也表示:不会强迫员工复工,目前暂未确定复工时间。

“不能复工,一切都是白搭。”以团购型烟酒店为客户源的张盛(应受访者要求,化名)向酒业家透露,随着各地越来越严的小区人员管控措施和手续复杂难办的复工证明,一边是员工无法按时上班,一边是得不到相关部门的审批,“只能根据疫情走势,看政府的安排,且走且看了。”

据酒业家调查,各地名酒商暂无法复工是常态,根据各地颁布的“商业领域企业节后恢复营业和返岗复工人员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预估,预计名酒商比酒企复工普遍晚10天以上。

“库存不多,一季度任务怎么办?

以烟酒行和团购客户为主销渠道的温州中源副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士云告诉酒业家,包括新酒、次新酒和陈年老酒,他春节备货茅台和五粮液的总金额大约在3亿元左右,目前仅余3000万元左右的库存了。

安徽经销商李先生则向酒业家透露,目前手里的主要存货就剩100多万元郎酒了,“为春节旺季进了约600万元的货,其中普五约200万元,五粮液系列酒约150万元,郎酒约200万元。除了郎酒还有100多万元的库存外,其他基本都在疫情爆出前消化出去了。”

陕西一家主营西凤、并签约代理了43度飞天、普五、国窖等多款名酒产品的经销商也告知酒业家,年前厂家下达的约1亿元的任务量目前都已基本执行完了,现在手里还有的几大名酒的产品大多是之前从全国调货而来的,所以库存量并不太多。

虽然目前库存在可控范围内,茅台系列酒签约经销商董颜波还是颇为担心,因为代理的产品属于专家们预估的市场紧俏货,但厂家还至今还没有将2、3月份的货发来。“如果3月份还收不到厂家发来的货,那一季度的任务肯定不可能完成。”

对于名酒经销商反馈的库存偏少的情况,同时运作了茅台酒和高端葡萄酒的知名经销商杨先生认为情况基本属实,据他反馈,由于今年春节比较早,多数名酒分销商,早在1月20日物流停运之前就已清空了库存,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消息传出之后,这一类经销商年前准备的货大多所剩无几了,所以,如果专家们所说的“疫情过后报复性消费”来临,反而需要担心的是货源不足。“手里已经没有货了,新货又没有到,但是厂家还是要求按任务完成,这挺让人纠结的。”不过他认为与名酒代理商库存不多相对,当前烟酒店和一些团购商的库存量应该比较大。

据酒业家从茅台、五粮液销售部门负责人处获得的信息,两大品牌旺季销售目标基本完成,尤其是元旦到除夕期间,品牌总体营销形式良好,渠道备货、动销、库存等主要指标均实现预期。

“物流延缓,发货成本增加”

遵义市茅台不老酒县级总经销王先生这几天除了忙着和客户电话联系外,还得跟快递公司打交道。他趁年前消化了一部分库存,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将一惯的春节行情拦腰砍断,“库房的货剩得还真不少。没有线上经销权,就只能靠微信和电话和客户联系了。”受益于当下兴起的云喝酒、居家自饮等场景需求,王先生还真找到了一些客源。但新问题也来了:怎么送货呢?——外地的物流基本暂停,而本地又没有1919那样的配送队伍,快递成为他的唯一选择。虽然邮政和顺丰一直在运营,但邮政春节期间不进行派送仅支持自取,所以为了尽可能走货,他全部选择了顺丰,快递费用则由自己全部承担。“不想法走货,这钱就全砸自己手里了。”他很无奈地表示,“虽然身体单薄,还是得自己扛。”

“消费受限,何来动销?

“这段时间就不要谈动销了。”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经营了多款知名酱酒的王先生表示,最近和经销商朋友交流时都只谈疫情不谈生意。

运营普五、国窖、剑南春、青花郎、水井坊和西凤几大名酒产品的经销商秦先生也坦言,最近门市不开、物流不开、销售很少,并预估“上半年倒挂已成必然”。

贵州大曲北京一运营商也苦恼于对目前无销量的事实无任何破解之道,并表示“下一步只有看情况”。

因为消费端需求量锐减,茅台的炒货价相比春节前也大幅降低。根据贵州白酒交易所公布的价格指数详情,1月23日普茅以2300.32元休市,2月3日开市后持续下跌,截至2月13日已经跌到2034.97元。而陕西汉中有炒货商透露,当地普茅价格2月11日的流通价仅1900多元/瓶。还有消息透露,目前贵州仁怀地区2019年的普茅一批价为1950元/瓶,普五为900元/瓶。

“现金流压力也来了”

“我手里还有一百多万元的茅台生肖酒。”陕西汉中的一位资源型团购商向酒业家诉苦,他手里还压着一千多万元的空调。目前基本不能出货,让他年前的运费和材料费都还没有付清。

据酒业家调查显示,茅台、五粮液、国窖等高端名酒代理商在节前大多已经收到回款,且相对资金实力雄厚,现金流压力在酒商群体之中相对较少;而省级龙头、地产酒经销商因为库存较高和回款较少,再加上贷款压力相对较高,所以资金压力比一线名酒签约经销商更大;没有代理名酒的经销商,尤其是以窜货为主的经销商日子难过。

目前,除湖北地区外的大部分名酒商都把复工时间放在2月底、3月初。换句话说至少有1-2个月时间,经销商都几乎没有资金进账。但保障员工工资发放以及企业正常运转的房租、水电、物业、还贷等费用都需要支付,所以如何让现金流转成为名酒商最为迫切的需求。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