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提价、加速扩产,却不着急卖,汪俊林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酒?

酱酒
2020-09-21 11:34   转载   大猫财经
郎酒,已经在布5年后的局了……



文/ 何楠

01

9月17日,青花郎又又又提价了。

从去年开始,作为郎酒旗下的拳头产品青花郎,开启螺旋式提价。

到今年7月份,青花郎全国统一零售价上调至1299元/瓶,青花荟的内部的会员价调整为1049元/瓶。

这次,青花郎零售价直接上调到1499元/瓶。这一数字,也正是飞天茅台的官方指导价。

一瓶青花郎=一瓶茅台。

去年,青花郎事业部2019核心经销商工作会上,郎酒宣布,青花郎未来的目标零售价为1500元/瓶,将在3年内分6次提价来实现此目标。

今年,由于疫情,线下餐饮、宴会大幅减少,全国80%的白酒企业销量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波动。

虽说,如今国内已经全面复工复产,但整个白酒行业,行情依旧不如往年。

在这样的环境下,郎酒为什么提前完成了“3年目标”,直接将青花郎价格定在了1499元/瓶?

按照行业惯例,每当酒企销量不好的时候,都会把货压给经销商,或者增加经销商的绩效压力。

但实际上,郎酒不仅并没有给经销商增加压力,反而告诉经销商“慢点卖”。

另一方面,郎酒却在加大产能,尤其是酱酒的产能。

郎酒究竟是作何打算?

02

这次疫情,对于各行业来说,都像一把筛子,只有竞争力强悍者,才能幸存。并且,强者恒强。

在8月的一次交流会上,就在全国80%白酒企业为销量而发愁时,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却看到另外一副景象:“预计未来5年,全国头部白酒企业将缩减至不超过5家。”

或许,中国白酒行业的洗牌,比汪俊林预言的还要更快。

“做企业不能只图快,这是郎酒从以往吃过的很多亏里总结的经验。”

正如汪俊林所说,纵观中国白酒发展历史,从用料少、工艺简单的清香、浓香,再到用料更多、工艺难度更大的酱香,每一次白酒升级,都引发大量企业追风参与。随之而来的就是以降低,快速抢占市场。

如今,粗犷豪饮的时代过去了,这一打法失效了。消费者越来越注重白酒的品质、品味和品牌。

曾经的徽酒代表金种子酒,就是因为一直没有做出站得住的高端酒,近年业绩不断下滑。

而另一方面,不论是茅台还是青花郎,尽管价格高,甚至还在不断涨价,年销量却在不断增长。

03

因此,各家对经销商的政策,状况也不尽相同。

年初,茅台高层曾表态,目前渠道反馈库存较小,基本已于春节前销售完成,经销商资金压力较小。

2020年,茅台“计划不变、任务不减、指标不调、收入不降”。

五粮液,对动销有压力的经销商,则进行了调减配额,对有资金困难的经销商,提供定制化金融支持。

考虑到经销商压力,早在2月份,泸州老窖就下发了《关于取消2020年2月国窖1573经典装配额》的文件。

进入2020年之后,郎酒的打法就变了,对于经销商“连续3月不催款,不追求短期数字目标”。

联系最近的提价动作,郎酒的目标很明确:高端市场。

业内有说法,历史偏爱茅台,大自然却偏爱郎酒。

作为国内第二大酱香品牌,近年郎酒的品质和销量都在不断攀升,尤其是高端酱酒,2019年,酱酒已经占到郎酒营收的一半以上。

等白酒杂牌军退场,高端郎酒的市场空间,将再度提升。

尤其酱酒的生产周期、储藏周期都相较更长,产量限制因素多,因此,郎酒还在加快产能,为未来的市场储存老酒。

做好品质的同时,郎酒对经销商提出新的要求:要质量,不要数量。

对于经销商,郎酒提出多月不催款,也不下达数字目标的同时,也提出了“扶好商,树大商”的战略发展要求——力求厂、商长期主义谋共赢。甚至,根据不同经销商给出不同扶持政策。

未来5年,中国白酒头部企业是否如汪俊林所说:只剩下几家,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留给经销商的选择肯定不会太多了。经销商的状态,也一定如同当下的白酒企业一样:优胜,劣汰。

郎酒,已经在布5年后的局了。同时,也在筛选具有同样长远眼光的经销商。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酒类专业财经媒体
微信号:jiuyejia360
扫一扫立刻关注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