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惜售、恐慌、淡定……传闻纷扰下的澳洲进口酒风云突变

葡萄酒与烈酒
酒业家团队   阅读量:7908  •  2020-11-04 04:51   原创
澳大利亚葡萄酒会失去中国市场吗?



文丨酒业家 肖磊

从11月2号开始,一份未经确认的会议备忘录在葡萄酒圈流传,核心内容为进口商接到通知,要求自本月6日起,停止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且6日之后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港口将无法清关。

彭博社11月3日报道称,中国已下令本国贸易商从本周五开始停止进口包括葡萄酒在内的至少7种澳大利亚大宗商品。

彭博社报道截图

酒业家今日联系多家澳洲葡萄酒进口商,大部分表示收到过类似内容的口头通知。值得注意的是,这份禁令并没有时间期限,这为澳洲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形势增添了更大的不确定性,澳洲天鹅酿酒集团董事长李卫在朋友圈用“致命打击,无法应对”来表达对此事件的看法。

澳洲天鹅酿酒集团董事长李卫的朋友圈截图

禁令风声之下,澳洲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前景如何?代理澳洲酒的中国酒商受到什么影响?澳洲酒庄的中国投资者面临怎样的压力?一时间,澳洲酒市场风云突变。

1

超出所有人意料的传闻

今年8月18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4号公告,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该公告显示,本次调查通常应在2021年8月18日前结束调查,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2022年2月18日。

在中国发起对澳洲葡萄酒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之后,一些进口商曾预测中国将对澳洲葡萄酒上调关税。可是如今等来的不是上调关税,而是停止进口的传闻,这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此外,一位权威人士向酒业家透露,针对澳洲葡萄酒的“双反”调查预计很快也会出正式结果。

一家专门做葡萄酒清关、报关的企业负责人向酒业家透露:“澳洲酒已经停止报关,6号以后就无法清关了。”

厦门某进口商向酒业家确认:“今天厦门市相关部门召开酒企(会议)通报,即日起不能再订澳洲酒。”

一位自称去过当地商务局开会的进口商表示:“做澳洲酒的建议现在不要进货了,在海上以及快到港的抓紧清关吧!”

中国葡萄酒协会联盟副主席、香港酒业总商会国际品牌和流通委员会主席席康向酒业家确认,“目前我们中国保税区供应基地联盟(简称‘中保联’)青岛、杭州、温州、宁波、广州、钦州几处口岸,在前天均接到当地商务部门约谈,通知暂停澳洲葡萄酒进口。要求针对还未起运的澳洲订单,直接取消。昨天正在清关的一票澳洲酒订单,海关已经对进口每项要素进行逐一检查、且对没票货物进行检测化验,通关时间长短不确定。”

此外,酒业家发现此次禁令传闻中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即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途经中转国(地区)再进到中国的情况也不被允许,因为要检查产品的原产地证明。

有业内人士认为,原产地这一条从源头上进一步堵死了澳大利亚葡萄酒“曲线救国”的可能性。实际上,此前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的平行货和水货就比较泛滥。

2

连锁反应正在形成

其实在此消息出现之前,虽然澳洲葡萄酒遭到“双反”调查,但是绝大部分进口商都表现的比较淡定,大多处于观望状态,也没有改变正常的进口节奏。

而随着停止进口的传闻爆出并在业内快速发酵,一些进口商明确表示“会提高售价”,这一传闻甚至影响到像富邑集团这样的巨头企业的发货节奏。有经销商表示收到来自富邑集团的通知,通知显示:“自通知发出,停售所有BIN系列产品,截止通知发出时已开单打款未发货的仍然有效,开单未打款的视为无效!请各位知悉!”

酒业家了解到,即日起,奔富旗下核心产品的Bin系列在一些渠道已经开始涨价。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一消息对于一些库存充足的进口商来说并不是坏事,因为可以趁势涨价。一位上海的经销商向酒业家透露:“我们有几十条柜(库存),慢慢出。”

也有进口商暗自庆幸,来自广东的进口商在朋友圈表示:“还好,我们提前准备了好几万瓶澳洲酒的库存。”

澳洲佳酿中国区负责人、佳酿中国董事汪洋3日晚间向酒业家表示:“短期内我们库存充足,我们也静观事态发展。”

然而,酒业家调查发现其实这些“小确幸”仅停留在普通的贸易商,真正受伤的是澳洲酒庄以及近年来大批投资澳洲酒庄的中国酒商。

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19年12月的12个月里,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总额增长了3%,达到29.1亿美元。其中,澳洲红酒对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的出口额增长了12%,至12.8亿美元,而出口量下降了17%,至1.42亿升。

澳大利亚葡萄酒于2019年完成对法国葡萄酒的超越,成为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份额第一。与此同时,中国亦是澳洲葡萄酒出口的第一大市场,超过美国和英国。

显而易见的是,禁令如果执行将直接导致澳大利亚葡萄酒失去全球最大的市场,每年减少上10亿美元的出口额,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将是澳大利亚葡萄酒不能承受之重。

这其中有一个群体特别值得关注,即在澳大利亚投资酒庄并将中国作为最主要市场的中国酒商,相比普通的贸易商,这些投资都是典型的重资产运营。

投资澳大利亚酒庄的中国酒商一般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移民投资,一种是单纯看好澳大利亚葡萄酒商业前景的。然而无论哪种情况,他们的目标市场都是中国。近些年,这样的投资不乏成功者。

这些酒庄的一大特征是,专注中国市场,但是在澳大利亚本土以及其他国际市场几乎没有耕耘,所以如果禁令传闻得到确认,这些酒庄将失去核心市场,恐面临灭顶之灾。

上述清关、报关企业的负责人向酒业家透露,在国内颇具知名度的某澳洲酒庄就是这类型的企业,如果2021年1月份还无法进口,那么这家企业将会非常危险。

席康认为,单一澳洲葡萄酒进口商以及主做澳洲葡萄酒的进口商,必将受损惨重。

凡森聚力管理咨询高级合伙人张建华分析认为,如果确实这样实施,影响一定是巨大的。张建华说:“我认为对三个方面的影响是巨大的,一是澳洲酒厂设立的中国运营商和专做澳洲酒的进口商;二是在澳洲针对中国市场建立的葡萄酒制造企业和中国本土进口澳洲酒汁的葡萄酒制造企业;最后是澳洲新移民,很多澳洲葡萄酒都是新移民为了完成移民经营指标而生产和进入国内市场的。”

3

超十亿美元的市场空缺谁来填补?

面对澳洲葡萄酒在中国市场上可能留下来的超十亿美元的市场空缺,其他国家的葡萄酒产品早已蠢蠢欲动,特别是近年来一直被澳洲葡萄酒压制的法国和智利等国家的产品。

席康认为,这一事件对法国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新发展是天赐良机。在近年来澳洲酒大量占领中国市场的过程中,法南、罗纳河谷等偏新世界风格、讨喜中国消费者的葡萄酒被大量引入中国市场与澳洲酒竞争,现在它们在中国最大的对手遭遇危机,其必然会迅速填补澳洲酒流失的市场。

此外,席康还认为意大利、智利、南非等国的葡萄酒也会从中获益。

张建华则认为,这一事件对于消费端影响会很小,因为葡萄酒的口味、品牌、国别的消费指定性并不高,容易替代,可以预见,智利酒等新世界产地葡萄酒将迎来历史性机遇。

事实上,产品多元化的进口商在整个过程中都表现的比较淡定,有些甚至做了提前布局,正在完成其他国家的产品对澳洲葡萄酒的替代。

上海快找酒联合创始人陶嘉宇曾在10月份接受酒业家专访时表示,快找酒起步于做澳洲葡萄酒,最高峰时澳洲葡萄酒占公司营收的90%,但面对目前澳洲酒的诸多不确定性,快找酒已经做出转型和布局,引入智利酒及白酒,并且计划构建属于自己的强势品牌。

进入行业10年的老牌进口商港发集团也做了类似的调整,其董事长王健民透露,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进口商目前对澳洲葡萄酒都处于观望状态,不少进口商都暂停进货了。王健民分析认为,澳洲葡萄酒被调查后,智利、阿根廷、南非等国的葡萄酒在中国将迎来难得的发展机遇,可能会对澳洲葡萄酒形成一定的替代。

王健民说:“中国市场对阿根廷、南非的葡萄酒有一定的认识,且口感上很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偏好,所以面对澳洲酒大概率会涨价的情况,进口商会优先选择与澳洲酒性价比相同的产品做替代。”

资料显示,澳大利亚葡萄酒从2015年开始,在中国获得最惠国税率待遇,在2019年获得零关税待遇。其用了10余年的时间用来赶超法国葡萄酒在中国的市场地位。

如今面对可能将要失去的市场,澳洲葡萄酒有何出路?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酒类专业财经媒体
微信号:jiuyejia360
扫一扫立刻关注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