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酒巨变?1家千亿,6家百亿,6家白酒上市公司丨酒业家独家

酱酒
酒业家团队   阅读量:11802  •  2021-01-26 12:31   原创
黔酒板块将进化到“PLUS”版本,实现“1+6+6”的新格局。



文丨酒业家 曲洋

酱酒“狂热”,黔酒也迎来了最佳的历史机遇。

如果贵州代省长李炳军提出的愿景能够实现,那么在未来几年内,黔酒板块将会迎来历史性的巨变,1家千亿级的酒业航母,多达6家百亿级酱酒巨头,以及6家白酒上市公司。

这样的豪华阵容,足以使得黔酒成为中国白酒板块中独树一帜的存在,与强大的川酒板块相媲美。

1

百亿、上市、品牌梯队

这是酱酒最好的时代,也是黔酒最好的时代。

1月25日,贵州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开幕式上,代省长李炳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狠抓传统产业优势挖潜升级方面,将发挥贵州茅台领航优势,打造贵州酱酒品牌梯队。

事实上,打造品牌梯队只是新时代黔酒雄心壮志的“冰山一角”。

早在去年12月,李炳军在调研遵义时就强调,要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推动白酒产业提质增效,充分发挥茅台集团龙头引领作用,打造一批骨干企业。

酒业家独家获悉,李炳军同时还提出了关于黔酒发展的具体目标和要求:“打造全省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白酒产业,将习酒、国台酒、金沙酒、珍酒、董酒、钓鱼台国宾酒等打造成百亿以上产值,力争‘十四五’期间新增5家以上白酒企业上市。”

这是2020年11月20日李炳军任贵州代省长后,亲赴一线充分调研了白酒产业现状后,提出的关于黔酒发展崭新的规划蓝图。

从履历看,李炳军于1991年到2013年 20余年间就职于国务院办公厅,官至部长级秘书,其后又担任多地省委副书记多年,尤其擅长于从宏观大势和经济格局上推进发展问题。

围绕李炳军的这一要求,去年12月31日,“十三五”的最后一天,“全省白酒企业上市工作会议”在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召开,贵州省工信厅、国资委、地方金融监管局、以及仁怀、汇川、习水、金沙等县政府相关负责人、和习酒、金沙、国台、珍酒、董酒、钓鱼台等酒业负责人共同参会。

有行业人士表示,这场专门针对省内白酒企业上市的会议,在贵州白酒发展的历史上实属罕见,一方面直奔上市主题,另一方面涉及到的企业数量也不在少数。

在酒业家看来,仅仅从这场会议的规格便能看出,这是一场事关未来五年黔酒发展格局的关键会议。酒业家了解到,在本次会上达成了多项共识,经酒业家梳理,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各地有关部门要强化政策引领,精心做好服务,为全省白酒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创造良好营商环境和必要条件。

各企业要抢抓企业上市注册制改革重大政策机遇,将上市目标定在“十四五”规划期内,探索运用股份制改造、整合重组同类企业等方式做大做强,尽快达到上市条件。

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将和省工信厅、国资委等研究推进白酒企业上市的优惠政策措施,并把金沙酒业等优质白酒企业纳入贵州上市挂牌后备企业资源库。

将列出上市工作的时间表、路线图,实行“一企一策”全程跟踪指导企业上市,加快企业上市进程。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对于推进贵州酱酒企业的上市工作,政策层面已经拿出了100%的努力。权图酱酒工作室创始人、成都左右脑咨询机构总经理权图对酒业家表示:“随着政府强力介入白酒产业的规划运营,白酒产业将成为贵州省支柱产业之一。”

2

黔酒“PLUS”:1+6+6

2019年,茅台集团实现营收1003亿,提前一年完成千亿目标的同时,也成为中国酒业首家千亿巨头。2020年,茅台股份预计实现总营收约977亿元,距离千亿大关已经咫尺之遥。

按照李炳军所提出的规划来看,除茅台外,包括习酒在内将再新增6家百亿级巨头酒企,5家白酒上市公司。而贵州省内的唯一一家白酒上市公司贵州茅台早已成为A股市值之王。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黔酒板块进化到“PLUS”版本,实现“1+6+6”的板块格局,即1家千亿级酒业航母,6家百亿级白酒企业,和6家白酒上市公司。

从上述会议的参与企业来看,有望成为“1+6+6”版图的企业也已浮出水面,即:茅台、习酒、金沙、国台、珍酒、董酒和钓鱼台。

2020年,贵州习酒一举突破百亿大关,实现销售收入103亿,成为中国酒业第9家百亿级白酒巨头。按照习酒的规划,到“十四五”末,将力争实现200亿的销售目标。

从客观层面来看,在剩下的5家企业中,也几乎都具备了冲刺百亿和实现上市的底气与实力。

2020年,上半年,金沙酒业便规划发布了百亿战略,最终在2020年营收突破27亿,取得“百亿开门红”,也为百亿奠定了基础。前有茅台系列酒和习酒5年从10亿+跨越百亿的样本,金沙的百亿也自然备受期待。另一方面,金沙酒业已经规划了上市目标,将力争在2024年左右实现主板上市。

2019年,国台酒业的销售已逼近20亿,有消息显示,2020年,国台已经突破30亿大关,同样为“十四五”的百亿冲刺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另一方面,国台已于2020年5月正式提交了招股书,目前上市进程稳步推进,有望成为“酱酒第二股”。

“酒中珍品”近年来也是实现了跨越式的增长,2019年已经突破10亿大关,2020年珍酒同比增长超过了60%。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2月初,珍酒也完成了百亿增产扩能项目的签约,这一扩产项目将夯实珍酒百亿的基础。

作为“老八大”的董酒,在重新梳理了品牌和定位之后,轻装上阵,这两年来也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有相关人士透露,2020年,董酒的销售收入已经突破10亿元,迈上了新台阶。酒业家查阅资料获悉,按照董酒既定的发展规划,目标是在2030年前实现百亿营收。

有公开数据显示,早在2018年,钓鱼台的销售便已经突破10亿元,在过去2年的酱酒热带动和“钓鱼台热”的驱动下,钓鱼台的快速发展也在预料之中。据贵州日报报道,2020年前三季度,钓鱼台酒业同比增长超过80%。目前对于钓鱼台来讲,产能稀缺将是其冲刺百亿的“拦路虎”,不过另一方面,品牌与品质兼具的钓鱼台有机会通过高端的塑造来弥补产能的稀缺。

权图判断认为,“十四五”期间,茅台应该突破会1500亿,习酒突破200亿,而国台、金沙、珍酒等大概率将实现100亿,还会有一批贵州白酒品牌会发展起来。此外,贵州也将有一批白酒企业登录资本市场,使得贵州白酒的整体实力得到极大的提升。

3

黔酒迎最强政策扶持

历史从未向今天这般青睐黔酒。

去年12月,李炳军在调研遵义时曾表示,贵州全省白酒产业“十四五”时期的发展,要朝着更高目标努力。除发挥茅台集团龙头引领作用,打造一批骨干企业外,李炳军还提到,要大力发展包装设计、物流运输等配套产业。

李炳军调研茅台集团制酒车间

无独有偶,在去年的11月初,现任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也提出,发展优质研究产业,要推动配套产业更“优”,有针对性开展产业链配套等集群式招商,争取更多上下游配套企业落户贵州。

就在1月22日,遵义市发布的“十四五”发展规划中,也提出要打造一批集聚度高、关联性强、产出率高的产业基地和产业链条。

前后三个月的时间中,从省委书记到省长再到酱酒主产区的发展规划,都提出将大力发展配套产业,以推动贵州白酒的快速发展。除此之外,“以茅台为引领,打造品牌梯队”也成为贵州省和遵义市“十四五”阶段对于白酒产业的重中之重。

“这意味着未来贵州酱酒行业的发展将会有更好的营商环境和配套设施。”有从事酱酒经营的人士对酒业家说道。

诚然,政策的支持将会极大地带动区域经济的发展。上海正品堂酱酒咨询机构董事长邵伶俐对酒业家表示,于贵州酱酒而言,政府扶持一批优质的酱酒小巨人企业和若干个重点的大型企业,对于酱酒企业在生产规模的扩大以及融资、上市等方面将会获得支持。

“各级政府都提到,要发挥茅台的领航优势,打造贵州酱酒品牌梯队,这意味着随着茅台的持续发展,将会有更多的酱酒企业得到受益。”邵伶俐说道。

4

格局生变!

“川黔争霸”加剧

政策的驱动会引起连锁反应,在“抓大、扶中、推小”的同时,也会加快行业集中度的提升。

“‘十四五’期间,酱酒品牌化和集中化的加速不可避免,贵州中小白酒企业将承压。”权图对酒业家说道。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中酒展广州论坛上,权图就曾作出论断:茅台镇现在的1000家酒厂未来将逐步变成100家,甚至不到100家。

“贵州白酒的崛起是未来五年中国酒业格局最大的改变。”权图说道。

由此来看,随着贵州酱酒的快速发展,也将再次引起“川黔争锋”的讨论。

“未来,茅台镇酱酒的销售额,将会约等于四川白酒的总销售额。”在第三届贵州白酒发展圆桌会议上,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做出了这样的论断。

按照目前黔酒的这一规划,杨光的论断很有可能成为现实。按照杨光的判断,5年后,酱酒行业将会出现“众星捧月”的格局,其中茅台将会达到2000亿规模,会出现少数200亿规模的酱酒,多个100亿规模的酱酒品牌,以及众多50亿级别的酱酒企业。

需要指出的是,作为酱酒的主产区和“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无论是50亿、100亿还是200亿规模的酱酒企业,仍将以黔酒为主。

按照这样的体量进行估算,一旦黔酒目前规划的“1+6+6”格局最终形成,黔酒前7大企业的规模就将超过2500亿元。而公开数据显实,2019年,四川省规上企业白酒实现收入达到了2650亿元。

也就是说,到“十四五”末,黔酒主流企业的规模可以与当前川酒的规模旗鼓相当。不可否认的是,未来,川酒板块将会向3500亿甚至更高规模迈进,但尽管如此,黔酒与川酒的竞争差距也正在逐步缩小。

从上市公司层面看,黔酒规划到“十四五”末,将会达到6家白酒上市公司。而目前,在中国酒业中,仅有20家白酒上市公司,其中川酒和徽酒各有4家,处于第一梯队。

“川黔板块未来争锋的重点或许并不仅仅体现在规模上。”有分析人士提出了这一说法。

事实上,当前酱酒热的态势下,“入酱”和“染酱”已逐渐成为整个行业的“主旋律”。川酒也不例外,除酱酒一大巨头郎酒外,川酒板块也存在着如潭酒等众多酱酒企业。而在2020年,泸州市也规划了茅溪镇酱酒产区,并重点进行投入和打造,试图参与到酱酒的未来竞争之中。

而在这方面,黔酒的主产区遵义似乎也作出了“应对”:把最优质的土地资源用于最优质的酱香型白酒生产,打造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2021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