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酱”雄起!丨独家

川酱

酒业家团队 阅读量:20002021-02-05原创

“大国浓香”的川酒要实现“浓酱双优”,还缺少什么?

文丨酒业家 刘彬

编辑丨肖铭

酱酒大热之下,除了茅台镇,越来越多的酱酒品牌开发商开始向四川泸州、宜宾、成都等地集中。

有行业资深人士向酒业家透露,此前到茅台镇贴牌的品牌开发商约1/5到2/5的是来自四川,但现在已经有一些开始转向选择在泸州、宜宾等地灌装。

此外,一些山东、两湖地区的品牌开发商也选择在四川贴牌开发酱酒产品。

随着“川酱”大声量吹响集结号,一场改写酱酒格局的战斗悄然打响。

川酒走上“浓酱双优”新赛道

以“大国浓香”为骄傲的川酒,早已开启了“浓酱双优”的规划。

2008年1月,时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刘奇葆指出:“要进一步研究探索酒业发展的路子,做好整体包装,打造中国白酒产业的‘波尔多’。”

同年8月,刘奇葆首次明确提出,要努力建设“长江上游名酒经济带”,打造“白酒金三角”,建设中国白酒的“波尔多”。

围绕这一顶层架构,四川多年来不断为包括酱香酒在内的川酒产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2019年11月,川黔两省政府签署“1+8”合作协议,共同打造以赤水河流域为核心的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共同描绘中国酱酒发展蓝图。

此后,四川古蔺县于2020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打造酱酒产业发展集群”的目标,全力开发茅溪、二郎、太平优质酱酒生产区,力争茅溪酱酒基地招商取得实质突破,加快培育一批‘小巨人’酒企。”

2020年8月,四川中国金三角酒业协会副会长兼专职秘书长李富荣在中酒展致辞时明确表示“四川有好酒,川酒有未来!这里既有优质浓香酒,也有高品质酱香酒!”,为参加中酒展的“川酱”企业站台。

三个月后,四川酒类流通协会川派酱酒专业委会正式成立,将“成为四川酒类流通协会的忠实助手,川酱企业和省外川酱经销商的优秀参谋,川内酱酒经销商的良师益友”列为发展目标。

2021年伊始,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冯锦花在公开活动中旗帜鲜明的表态:“四川将多措并举,提升川酒竞争力,明确提出支持泸州、宜宾培育世界级优质白酒产业集群,支持泸州打造世界级赤水河酱香酒谷。”

不仅如此,四川已经正式将“浓酱双优”写入川酒“十四五”规划,浓香与酱香置于川酒天平的两端,酱酒已然成为了川酒前行的“第二只脚”。

欣欣向荣的“川酱”军团

大势之下,四川酱酒企业借势而起,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之态,2020年更呈水涨船高之势:

拥有“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郎酒,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6%和12%,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40%和237%。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郎酒依旧取得了近20%的增长率,而旗下青花郎更是成为屈指可数的站稳千元价格的超级大单品,市场零售价达到1499元/瓶。

川酒“十朵小金花”之一的潭酒,早在2010年便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认定为仅次于茅台和郎酒的“全国酱香白酒规模前三强”企业。仙潭酒业集团副总经理李锐深告诉酒业家,在经历了2020年的深度调整之后,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单日动销金额从数百元到最高近千万元的飞涨,并以18000场宴席的赞助量触达消费者超50万人,为完成2021年销规模达20亿元的目标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

川酒集团酱酒公司基地

2021年准备大干一场的还有川酒集团酱酒有限公司,旗下的赤渡酱酒可以说是四川酱酒领域的一匹黑马。川酒集团酱酒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蒋德伟向酒业家透露,其成品酒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实现了从0到2亿元的跨越,销售半径也从四川辐射到河南、两广等酱酒热销地。

除了赤水河流域的“川酱”企业外,宜宾产区、成都产区的酱酒企业和品牌运营商也不乏赚得钵满盆满者。有运营商称,仅2020年12月单月盈利就过亿元。

“川酒小金花”之一的古川酒业生产酱酒已超过10年,“目前主打的酱酒产品是古川酒庄·雅酱,在400元价位段,是古川产品体系的差异化产品。”古川酒业总经理罗政向酒业家表示。

作为蒙顶酒庄的瓶装酱酒固定产品,蒙顶酒庄·大师鉴选(酱香)负责人何涛告诉酒业家,目前销售态势很好,零售价为598元/瓶,2020年总销量已与旗下浓香产品持平。而据蒙顶酒庄副董事长王振宇向酒业家所言,该酒庄每年酱香产量偏少仅百吨左右,另有几百吨的酱香老酒和调味酒储存,主要是针对封坛和定制酒客户,价格从200多元到1000多元,未来还将趁酱酒风口开发更多酱香瓶装酒。

宜宾出品的新兴酱酒品牌一醉三国·酱君府走势也格外理想。据其总经理刘建宏透露,2019年预售时,销量就达到了2000件,市场反馈特别好。去年10月,市场售价为658元的酱君府正式推出,销量就一举突破2500件。如今,客户已遍及四川、河南、河北、江西、天津、北京等地。2021年该品牌已储备了10余吨产品,希望取得更大销售业绩。

同样日子过得滋润的还有一些“川酱”原酒、散酒企业。

在泸州步步高新天地附近的一当地酒厂直营专卖店内,店长告诉酒业家,该店内散装酱酒120元/斤,一次性购买5斤总价就可优惠50元,虽然这价格比该店销售的普通浓香酒价格贵了近一倍,但购买者不少,每次5斤、10斤购买的很多,“利润可能占到40%左右吧。”

成都邛崃一位专销酱酒基酒的生产企业主告诉酒业家,近来涌入希望灌装、贴牌酱酒的开发商越来越多了,甚至还有一些来自贵州。

在采访中,一位贴牌商也向酒业家谈及了其转战四川的核心缘由:“(开发商)涌入茅台镇的太多,而且经常性缺货,但改选四川酱酒原酒企业之后,产能就能保证供应。”

“对于四川企业情况更为熟悉,而且我们一直在围绕四川文化元素打造品牌文化,用川酒更合适。”有运营商在考察贵州与四川的多家酱酒企业之后,最后还是选择了“川酱”,认为风格、口感、品质都能达到其要求。

对此现象,四川省白酒中青年专家、源坤鉴酒创始人钟杰向酒业家指出,如今茅台镇有品牌力的,要么已关闭了贴牌之路,要么产能难以满足海量的开发品牌;而缺乏品牌力的,又难以保证品质,对于越来越多想要抓取酱酒红利者而言,开发茅台镇以外的优质酱酒生产商,已势在必行。

“川酱”雄起之路上的隐忧

尽管“川酱”在政府层面与市场层面都传出利好消息,但川酒要真正走向“浓酱双优”仍需迈过几道坎。

四川,作为仅次于贵州的优质酱酒产区,产能已遥遥领先了除贵州以外的其他区域。然而四川高举“川酱”大旗的企业却看不见,与川籍酱酒品牌的高盈利形成鲜明对比。

缺少“川酱”扛旗者,是大家公认的“川酱”招牌没有打响的核心原因之一。

2020年6月,郎酒签署了《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要与茅台、习酒等赤水河沿岸企业一起打造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

受郎酒影响,赤水河流域的川籍酱酒企业,虽然意属“川酱”,但品牌塑造上多以“赤水河核心产区”元素为主打,如潭酒、赤渡等。

此外,川酒“六朵金花”和“十朵小金花”除郎酒和潭酒外,都坚定占位“浓香”,其他品牌的产能、营收、品牌价值等都与“金花”们相去甚远,即使举起“川酱”大旗也难以服众。

此外,“川酱”在技术层面的定义也亟待明确。

“‘川酱’的定义是什么?要举旗‘川酱’,要明确这是针对于‘贵酱’的地理范围,还是指某一口感的代称。”在采访中,不止一位人士向酒业家表示。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四川就有企业生产酱酒,但近40余年的时间里,“川酱”都没有被视为一个整体品类。

究其缘由,钟杰认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四川幅员辽阔,与贵州整体偏重度、其他区域整体偏轻度相比,四川酱酒的风格更为复杂,很难形成统一的标准和风格。”

“川酱”雄起的机会

虽然“川酱”在扛旗者和技术定义上还处于缺位状态,但不能否认的是,“川酱”已走上了雄起之路。

2013-2015年,以钟杰、李东、严志勇、胥春萍为代表的四川白酒中青年专家与中囯白酒泰斗曾祖训、胡永松教授反复研讨四川多地酱香型白酒的生产、风味特征的话题,并明确提出了“川酱”概念。

2016年,《四川酱酒风味成分与风格的探讨》在《酿酒》上正式发表。根据总结,川酱除具有酱酒本身的香气特征外,还具有舒适、愉悦的粮香,尤其焦香、糊香较少,体现出更加幽雅的复合香,饮用起来醇甜感突出,滋味层次分明而丰富。

在酒业家在走访中发现,虽然百家百味,但大多数“川酱”企业在形容口感时,都会使用“更适合浓转酱的那部分消费者饮用”来为自己的产品作注脚,并多以此定位,而这恰恰是“川酱”与“贵酱”最明显的区别。

在“川酱”标准方面,四川也在努力。

1月10日,由泸州市酒类行业协会、泸州老窖集团、川酒集团、沈酒集团起草的泸州酒(酱香型白酒)标准已正式实施。再加上宜宾市于2010年10月发布的地方标准《宜宾酒(酱香型白酒)》,“川酱”在标准上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作为是四川大型国有酱香型企业,川酒集团酱香公司有责任和义务去抗‘川酱’大旗。不管再难,一定会做好我们该做的工作,然后把有四川特色的酱酒做出来,做出标准来、做出规格来,让消费者体会酱香的另一种风格和魅力。”蒋德伟认为,虽然目前在埋头抓发展搞建设,并不代表会放任“川酱”失声。

与川酒集团酱酒有限公司持一样态度的还有潭酒。

李锐深表示,作为“川酒小金花”之一,潭酒的当务之急是埋头发展,但同样愿为“川酱”未来献力。

事实上,接受了酒业家采访的企业家们也无一不表示,愿为“川酱”的良性发展添砖加瓦,而廖昌学、欧阳剑、黄立民等四川酒圈知名人士更表示要为“川酱”鼓与呼。

据酒业家调查,目前四川已经有青花郎、红花郎、潭酒、15酱、永福酱、吞之乎、四面酱、赤渡、酱君府、白毛酱、渔樵原道等众多品牌,除青花郎、渔樵原道等极个别品牌外,大多瞄准了300-800元白酒主流价位段。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瓶装酒外,四川还有大量优质酱酒基酒对外销售,客户群体更是遍及山东、河南、贵州等酱酒需求大省。

而对于当下“川酱”企业各自埋头发展的现状,尚善机构创始人铁犁认为这是务实之举:“‘川酱’要做大做强,归根到底要做品牌。”他建议主抓次高端和中价位产品。

“优质产能将成为头部品牌持续发力的前提。”北京恒涵战略咨询机构创始人黄文恒建议,“川酱”企业要将提质、扩产放在首位。

在产能方面,“川酱”与“贵酱”相比虽有差距,但已不容小觑。

铁犁向酒业家透露,从酱酒产能产出看,目前贵州省大约占60%,四川省约占30%,其他区域约占10%,其中,郎酒又约占了四川一半。

郎酒吴家沟酿酒生态区启用仪式

2020年10月,郎酒历时8年打造的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启用,待全面投产后,郎酒将新增制曲产能6万千升,新增酱酒产能2万千升,郎酒酱酒产能将提升至5万千升,产能、储能、势能均处行业领先地位,让“二大酱香之一”地位更加稳固。

作为川酒集团重点布局的板块,旗下川酱公司建有二郎和永乐两个生产基地,年产坤沙酱酒1万千升以上,储能近5万千升。

而潭酒的产能已达2万吨,总储能更是超过8万吨。

再加上拟投200亿打造的茅溪镇酱酒园区,古蔺强攻赤水河之心已经非常明显。

在宜宾产区,五粮液、高洲、今良造、国美酒业等企业全负荷生产酱酒的产能约能达到4万余吨。

在成都产区,也涌现了大邑蜀之源酒业、渔樵仙酒业、邛崃缘河酒业、申春酒业、古川酒业、蒙顶酒庄等为数不少酱酒生产企业,其生产酱酒的历史,少则7、8年,多则20年以上,整体年产能不低于1万吨。

四川发力酱酒,钟杰认为,还有更重要的行业意义:“从清香、浓香、酱香的发展脉络和历程,我们可以清晰感受到,浓香当前的竞争是高水平、高技艺的竞争,竞争的核心在于风味。今后,酱酒也必将步浓香竞争业态后尘,进入到风味产品品质力的竞争中去。因为产区生态不一样,不可能出现风味间的一模一样一样,所以,提前做好竞争业态布局,打造出本产区内最好的酱香风味。”

在钟杰看来,推动多产区、多风味发展,这样是有利于酱香做大、步入质量发展的。

从这个意义而言,四川加速推动板块内各个产区的风味产品品质力打造与提升,“川酱”必将有更光明的前景。

如今,酱酒已然成为了川酒前行的“第二只脚”。当下,中酒展也已成为众多酱酒企业加速布局的“第一选择”。

3月5-7日,2021中国高端酒展览会(春季)将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举办,黄金展位所剩不多,预定从速!

8月8-10日,2021中国高端酒展览会将在山东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优质展位稀缺,预定从速!

购买展位,请联系黄经理(18971676107)。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国台酒业冲击IPO!它会成为第二个“茅台”吗?

敬古法、酿好酒、谋全国,“夜郎古模式”跑出“黑马”风范丨酒业家酱酒中国行

又一葡萄酒大商染酱!新品春糖发布,建发“新五年规划”首度曝光

李静仁:将赤水河谷打造成为世界名酒产业带|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宣言

新品耀世,酣客2021新春第一会成功召开

百亿在望!习酒2021年度生产·质量大会赋能,品质驱动时代来了

酒业家团队

关注酒业动态

共发表

最近文章

© Copyright 2020 - jiuyejia.com

京ICP备14023586号-1